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豪门
  3. 闪婚萌妻:霸道总裁晚上见!
  4. 第二章就是她了

完整版《闪婚萌妻:霸道总裁晚上见!》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章就是她了

周围安静下来,那两个偷情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苏碗不敢去直视眼前的男人,她再也不想停留一秒钟,抬腿对着他的双腿间踢过去,趁着他避开之际,苏碗抬脚就奔了出去。

疾奔离开的她没有看见,身后男人微微勾起的唇角,只一个轻微的动作,月光下冷硬的俊美五官立即多了魅惑的生动,纵息而逝。

站在暗影中的夜北霖目送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惶恐的逃走,就像他是洪荒野兽一般。

如果他想留她,她哪里会有机会离开。

直到视线里没了她的身影,夜北霖才收回目光看向脚下那一双漂亮的紫色高跟鞋,唇角微微上扬,眼底闪过精光!

魏行海赶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他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等他想去确认少爷脸上的表情时,只看见夜北霖冷酷的斜睨了他一眼,魏行海立即毕恭毕敬的开口。

“少爷,宴会已经开始了。”

“不需要宴会了,告诉老爷子就是她。”

“啊?”

魏行海张大嘴巴,下一秒眼睛腾地睁大直接被惊吓住了,眼睁睁的看着少爷弯腰将那双高跟鞋拎起。

少爷可是从来都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更不会碰触别人的东西,何况还是穿过的鞋子。

魏行海清晰的记得不久前有个名媛拉了下少爷的衣袖,少爷直接脱了西装外套让自己当着那名媛的面扔进垃圾桶,那名媛现在还在医院里。

忍不住的,魏行海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今晚的月亮从哪边升起来的?

夜北霖暗沉的眸子扫了一眼魏行海,晕染在月光下的脸霸气而冷酷。

被扫了一眼的魏行海打了个激灵,看着少爷转身迈着从容的步子离开,他急忙跟上,不敢再去揣测少爷的心思。

奔离宴会场的苏碗直到确认那人没追来,她才敢呼出胸口的闷气,脚底疼的厉害,她这才想起鞋掉在外面,自己竟然是一路光脚跑出来的,她已经没了勇气回去找鞋。

幸好她今天穿的晚礼服是长裙,此时拖曳在地上,倒是不会被人看出是光脚,苏碗长抒了口气,脑海里浮现那个危险男人的眼睛,她甚至都没看清他的脸,初吻就没了,苏碗又气又恼。

这几天陆梓豪就回国了,她喜欢了他八年,这次她一定要表白,嗯,初吻没了,如果他想的话,她是不会拒绝先成为他的女人。

苏碗的脸有些热,脸上多了几分羞赧,心里甜甜的,陆梓豪是有担当的男人,她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接机。

不知不觉中苏碗已经远离举行宴会的酒店,她抬头看着有些陌生的街道,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给司机来接她,低头的她没有注意到一辆出租车驶来,经过她身边时车速放慢,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从车上冲下来,一把将毛巾捂住了苏碗的嘴巴。

刺鼻的香味冲进苏碗的呼吸,她来不及挣扎,人已经被拽上了出租车,手机掉在了车外。

“得手了,快走。”

出租车极速驶离,没入远处的黑暗里。

车厢里,苏碗努力的挣扎着,她有种深深的恐惧,八年前的那件事在她心里埋下了太多的阴影,他们是谁?为什么就不放过她?她以为梦魇已经过去了,原来只是蛰伏到了暗处。

身体越来越没力气,苏碗看着车窗玻璃,脑袋直接就撞了过去,她死了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特么的,不要命了。”

鸭舌帽男人一把扯着苏碗的头发将她狠狠按在车椅背上,一个耳光就要甩过去,随后想到什么,最终一拳头捶在椅背上,凶狠的吼了一句。

“在闹,就宰了你。”

一道粗哑的声音从驾驶位传来,带着不满的质问。

“怎么回事?不是用迷药了吗?”

“用了,估计那迷药过期了,臭丫头够狠,够烈的。”

鸭舌头男人看着自己被苏碗咬出血的手,心里也是突突的,第一次看见这么难对付的货。

冰冷的声音从驾驶位传来,带着几分烦躁。

“给她注射浓缩新型六号,反正早晚要注射,到地方交出去就和我们无关了。”

鸭舌帽眼睛一亮,立即抽出了一个很小的针管来,不能上,过过眼瘾也是好的,这么极品的货。

苏碗挣扎着,奈何身体被死死的按在椅背上,胳膊上传来刺疼,她能感觉到冰冷的针尖扎进肉里,粉色的药液被速度的推进了她的肌肉里。

药效很快发作,苏碗的意识渐渐涣散,热,很热,痒,从血液到皮肤,就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她的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胳膊留下道道红痕,却还是缓解不了一点点那种难受。

“嘿嘿,舒服了吧,如果不是……真想现在就……”

鸭舌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开车的男人给喝止住了,鸭舌帽倒是不敢在说什么,松开了苏碗一脸垂涎猥琐的看着她,避开驾驶位的视线范围,他的手从下面悄悄摸向苏碗的腿。

“滚。”

苏碗努力向车门靠去,身体软软的没有力气,她是真的害怕了,耳边传来狞笑声,昏暗的灯光里,苏碗好像又看见了那一张满是血的脸,她想张口尖叫嗓子眼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梓豪,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好害怕,我要撑不住了。

苏碗哽咽着,低呜着,她的牙齿用力的咬着手腕,血腥味弥漫开,她需要借助疼痛来保持一点点清醒,可是这清醒太短暂了,药效吞噬着她的理智,苏碗闭着眼睛难耐的挣扎着抗衡着。

恍惚里,有爆破的声音响起,接着是剧烈的颠簸,枪声。

苏碗摸到了粘稠的液体,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掌心血红一片,刚刚还一脸猥琐笑容的鸭舌帽已经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些似乎都没有办法挑起苏碗的注意力,她好热,热,迫切的想靠近那个渐渐冰凉的身体,不行,她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念头,那分明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药效影响了苏碗的视力,她看什么都开始模糊。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