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穿越
  3. 七夜弃妃
  4. 第十二章惩罚

小说《七夜弃妃》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惩罚

“你耳朵聋了还是怎么了!没听见本王说的吗?”秦默冰怒吼一声,拽过洛雪梦的胳膊就把她甩到了地上。

凌弱水抿嘴一笑,看着洛雪梦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高昂着头说道:“王爷,您早有命令,谁也不能接近书房,此事可不能就此算了,洛雪梦,简直是公然挑战王爷在王府的权威啊!”

“我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洛雪梦愤愤地瞪着秦默冰,“再说了,谁也没给我说过什么命令!”

“我在岔路口看见你在四处张望,分明是确定了没有人才进了书房的,你是故意的!”凌弱水逮住了机会落井下石。

秦默冰冷瞧着洛雪梦,恨不得挖出她的心看一看,“本王要的东西你还没交出来,眼下倒又来这里窥探本王的秘密!夏侯桀昏庸无能,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秘密?”洛雪梦挑着眉梢,“你一而再再而三说什么秘密的,你倒不如把秘密全部说出来,这样就不会有人来窥探你的秘密了!”

洛雪梦冷眼打量着秦默冰,脑海中又浮现出书房里的种种,她心中便对秦默冰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和狐疑。不准靠近的书房,被偷的密函,究竟有什么秘密?

“你……”秦默冰一时气怒,差点就上了洛雪梦的激将法。

秦默冰稳了稳心神,冷眼历语道:“本王今日也没时间和你闲扯,你违背了本王的命令就要受到惩罚!采青,传令下去,洛雪梦公然违令,不知悔改,出言不逊,贬至洗衣房为奴为婢,无本王召唤,不得跨出洗衣房半步!谁人也不得前去探视!违令者,休怪本王无情!”

话音落地,秦默冰衣袖翩翩,不看洛雪梦一眼,就大步流星从洛雪梦身边走过,不再回头。

洛雪梦愣在原地,只觉这一次,秦默冰的火气比上回戴了绿帽子事件还大。

西曌国国君,究竟想从他这个西曌国王爷身上得到什么,而这个王爷又隐瞒了什么呢?

凌弱水拍了拍洛雪梦的肩膀,笑开了声:“好妹妹,我给你荣华富贵你不要,就别怪我给你洗脚水喝!哈哈!”

洛雪梦看着凌弱水得势的远去,心中忍下了怒火。

转念一想,今日书房之事,一点都不像是巧合。

既然这条路上的书房和冰玉雪堂,都是闲人勿进,这个凌弱水又怎会恰好就在这附近溜达?这溜达的时间,又刚刚好撞见自己进书房?关键是背后这个人,怎么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哪里呢?

看似天衣无缝的安排,实则确实漏洞百出。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洛雪梦这般想来,头昂得比平时高了些。看了那么多年的名侦探柯南,终于在古代能排上用场了!这几日倒不如就在洗衣房里暗中打探,也能掩人耳目。

主意已定,洛雪梦倒也没原先的怒气,反而跟着门口待命的采青,脚步轻快起来。

洗衣房在王府最阴暗的西北面,这里阴气重,太阳时常照不进来,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味道。洛雪梦不禁皱了皱眉头,用食指堵着鼻子。

“洗衣房里,大多都是被王爷贬来的,梦姑娘暂且在这里忍一忍,些许王爷气消了,梦姑娘就可以回来了。”采青低声说着,连忙又补道,“多谢姑娘刚才不曾把奴婢交出来。”

洛雪梦勉强摇了摇头,“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采青会心一笑,道:“奴婢也什么都记不得了。姑娘放心,奴婢若有机会,定会为姑娘说项的。”

洛雪梦倒也不在意,跟着采青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四四方方的洗衣房。

绕过门口的那棵大槐树,便见一个不大的四合院,抬头看去便只有四方见天。东厢房是供洗衣房里的嬷嬷所住,西厢房则是洗衣房里的奴婢所住,正厅平时甚少用到,因为很难有贵人屈尊来到这里。

在四合院的中央,有个极大的水池,水池里的水已经是一片浑浊,水池四角铸有四座张开大口的龙头,工艺精湛,栩栩如生。

十多个身穿麻灰粗衣的女子,正围着水池埋头浆洗着手中的衣裳。对于突然来访的采青与洛雪梦,她们都不曾抬起头来,只有一旁的两个嬷嬷赶紧点头哈腰地赶来了。

“哟,采青怎么亲自来了?赶紧的,别站着,老奴这里地面湿,小心弄脏了这细花裙子啊!”老嬷嬷说着就把采青引向了正厅。

洛雪梦冷眼看着她们之间的一问一答,联想早前在竹林里遇见的那个老嬷嬷,也是这般恭敬有礼地对待采青,看来这个采青在王府的地位不低,应该很受秦默冰的重用。

却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竹林里的老嬷嬷突然出现,叫走了采青,自己根本就不会走错路来到秦默冰的书房。而且,采青也确实没有说明玉石群山后的两条岔路。这一切,看似只是巧合。但是巧合太多,反而倒像是有意安排的。

想罢,洛雪梦对采青也不禁防备起来。

“梦姑娘,奴婢已经吩咐好一切了,这几日暂时委屈姑娘了。”采青恭敬有礼地说道,复又嘱咐了几句,见一切安妥,才退下了。

几个老嬷嬷面面相觑,上下打量了洛雪梦一番,丰盈不失窈窕多姿,面色白皙红润,红唇微启,确实是个尤物啊!

“那个,啥?”老嬷嬷的领班赵嬷嬷轻咳了几声,“你叫啥来着?”

“洛雪梦。”洛雪梦莞尔一笑,既然这几个人是这里的头儿,自己想要过好日子,自然不能得罪她们,得先要搞懂她们脾气才行。

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倒不如就从这几个老嬷嬷开始。她们年长,资历肯定深,从她们口中定能挖出不少事来。

“到我们这里来,你的地位便不再是王府里的姑娘了,在这里,大家都是王府里最低下的洗衣奴!”赵嬷嬷身边面相较为蛮横的熊嬷嬷说道,“从今后,我们就叫你梦奴,要是喊你三声,你还不应声的话,就有你好果子吃!”

洛雪梦一改以往骄纵的模样,点头应是。

赵嬷嬷看洛雪梦是个乖巧的孩子,倒也出言劝慰了熊嬷嬷几句,不必这般严厉。洛雪梦看在眼里,很快就决定先从赵嬷嬷下手。

“梦奴啊,你就在这里休息。”赵嬷嬷带着洛雪梦走进了一间简陋的小房。

房间很小,只有两张木板床,一张桌腿高低不一的桌子,另一侧立着腐朽的柜子,便什么也没有了。余下的空间,也只够两个人转身。

“赵嬷嬷……”一个小女孩擦着红彤彤的双手,站在了她们身后。

赵嬷嬷便介绍道:“秦奴,这是梦奴,以后和你睡在这间屋子里。”

被唤作“秦奴”的女孩不过十岁上下,匆匆看了洛雪梦一眼,便羞得满脸通红。

“喂,你们杵在那里做啥?赶紧下来开工!这么多衣服没洗,我看你们怎么交差!”熊嬷嬷冲秦奴和洛雪梦吼着,赵嬷嬷也赶紧催着她们下场子去开工。

秦奴从一旁抱了一盆还未浆洗的衣服,洛雪梦学着她的样子,跟着她来到一旁的池子,开始舀水、浸泡、捶打……

“我说,你本名叫什么?”洛雪梦小声问着秦奴,“我觉得这样喊你有点别扭。”

秦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只知道我娘姓秦,她们便那样叫开了。”

“哦,这样,我就叫你秦儿吧?我长你几岁,这样唤你,你也不吃亏。你可以叫我雪梦,或者雪梦姐姐。”

秦奴抬头看了一眼十分热情的洛雪梦,不觉得她是来受罚的,反而觉得她很享受似得。

洛雪梦又问了很多关于这里作息、浆洗衣服的事情,秦奴也十分耐心地回答着。洛雪梦见秦奴对自己渐渐熟络起来,便逐渐把话题转移了。

“秦儿,我看你这么小,为何会在王府呢?还被罚来洗衣房?”

秦儿娇羞的脸蛋忽然变得更红,扭捏了半天才说道:“王爷很小的时候,身边已经是妻妾成群了,我的娘亲就是其中一位伺候王爷的姑娘。

“后来,娘亲怀孕了,王爷得知娘亲怀的孩子不是他的,是娘亲与小厮私通怀了我。所以王爷就把娘亲谴责到了洗衣房,我在这里出生,娘亲却因为难产去世了……”

洛雪梦看秦儿这般小小年纪,竟有这般的身世,不禁在心里面咒骂起秦默冰。

“秦儿,不用难过!禽兽牌播种机,定不会有好结果的!”洛雪梦愤愤地低吼着,引来了周边一群人的啧啧声。

熊嬷嬷也挥着鞭子,打翻了洛雪梦的盆子,“好好洗!在这里废话些啥!”

洛雪梦嘟着嘴看着熊嬷嬷走远了,才道:“我觉得赵嬷嬷人就挺好。”

“赵嬷嬷虽然平时更容易亲近些,但是会私下克扣我们的工钱。你若是给她些好处,她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熊嬷嬷虽然凶悍易怒,但是从不会克扣我们的生活用度,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她就不会为难我们。”

听着秦奴的介绍,洛雪梦点了点头。心下欢喜,爱钱的人虽有可悲之处,但也正是她可用之处。将来图个行动方便,只怕就得靠这个爱贪小便宜的赵嬷嬷了。

晚膳过后,采薇打包了些随身衣物来见洛雪梦,两眼红肿,想来是大哭过一场。

“姑娘……姑娘怎的就来了这个地方?这里岂是姑娘能待的?”采薇看了一眼简陋的屋子,赶紧拾掇了起来。

“采薇?那播种机不是说,谁都不能来吗?”

“王妃得知了这件事,让王爷准许奴婢来的。说是姑娘下午走得匆忙,没有换洗之物,让奴婢带些进来。”

洛雪梦想到王妃姚诗娴,心中却是捉摸不透。论起玉佩与密函之事,现在的矛头都指向了有权有位的王妃。她不像凌弱水、顾茵曼这等人,已经公开表明了对自己的看法。这个姚诗娴,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姑娘将就将就,奴婢回去有机会会求求王妃的。”采薇摸着眼角的泪水,依依不舍地向洛雪梦道别。

“等等。你身上带的可有银两?”洛雪梦拉过采薇压低了声音。

采薇赶紧从身上摸出了些碎银子,“奴婢不曾多带,只有这些。”

“那你这些都借给我用用……”洛雪梦一面拔下采薇头上的银簪子,一面卸下了采薇手腕上色泽平庸的镯子,“等我回去了,这些东西我再还给你更好的!”

采薇倒也不介意,“姑娘尽管拿去,这里难免需要这些。是奴婢思虑不周全,下回有机会,奴婢多带些进来。”

寒暄了几句,熊嬷嬷便在外面催着采薇离开了。

洛雪梦松了一口气,藏好了这些首饰,直接躺在了比地板还硬的木床上。

“哎哟,我的腰!”洛雪梦显然是忘记了这木床的僵硬,疼得直哼哼。

她一个用惯了洗衣机的现代人,沦落至此,怎是情何以堪啊?

“那、那个……雪、雪梦……你先别睡,我这里有些药,你先涂一些,否则你手的皮肤长久会干裂的……”秦奴羞涩地递来一盒药膏。

洛雪梦便趁机问道:“你认识现在的王妃吗?姚诗娴。”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