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乡村
  3. 对岸
  4. 2刘校长的爱情之一

完整版《对岸》全文免费阅读

2刘校长的爱情之一

刘智不像他的名字这么有“智慧”,好听的叫实诚,难听的叫情商低,更难听的则是傻。到底傻不傻,有时候看着确实傻,有时候则又不知道如何评断。

在20世纪末的最后的十几年或二十年里,“吃商品粮”(属于国家财政体制内的工作人员)的各个行业或职业,都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即老职工能带一个,甚至那些比较会来事的能带多个子女甚至亲属,进入自己的系统行业内工作。

于是,在各个行业内形成了家族性的地方垄断,如邮政系统内在一个乡镇甚至在一个县内,有很多人是有着亲戚关系的。教育也不例外,刘智就是直接初中毕业后到某师范学校进行所谓的培训后,直接进入教室队伍,与他父亲刘服务一样成为了一名扎根农村的农村教师,只不过他父亲是小学教师,他是初中教师。

其实,刘智在上学期间,尽管父亲是教师,也一直在亲自教他,但他一直都不算是优秀的学生,充其量是一般以上一点点,仅仅是一点点的排名。但作为教师子女,尽管是作为教师的父亲是养父,依然有着高于其他同学很多的学习自信和优越感。

如他能随意进入教师的办公室,听听老师们日常在说些什么;能在每次考试后,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和其他同学的成绩;能了解学校有没有什么重大的信息,如教师到镇上或县上去开会、学习培训,及其所带来的学生要放假回家休息等。

对于朴实的农村学生,这些小道“消息”因为每次的准确应验,使刘智成为了权威人士。

“刘校长,过来!”老关校长叫住刘智。“今天,学校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由此,刘智在学校的“绰号”便得来,一直到毕业后上班作为教师,依然被同事甚至他的学生这样称呼,当然,学生们自然是私下的这样叫。

在小学阶段,由于许静的父亲许爱民在黄河故道南的吴庄小学上班,再者,许静母亲去世的早,许刘两家相处的就像一家人。许静和刘智几乎是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个班级上学的青梅竹马,但刘智看不上的许静,她长的太瘦小,尽管俊俏、伶俐。许静也嫌刘智没有心眼少,经常被同学耍,还自鸣得意。

但两人的婚姻,就像天注定的一样,除了学生之间开他们的玩笑外,甚至教师也毫无顾忌地称他们为小夫妻。许爱民在五年制阶段的许静五年级的第二学期,就调回自己村庄陈庄小学了,许静也就和刘智分开了。许静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师范学校中专毕业后成为一名老师。

不过,

刘智有他自己典型的优点,善良、单纯、和气。

刘智也有他典型的缺点,迂腐、对谁都谦虚哪怕傻子、和人说话时又爱高人一等,还有让人看一眼就终生难忘的谦虚交加自负的笑容。

刘智的服装有自己的特色,裤子不讲究,但无论是什么季节一定要把裤脚处给卷起来,说是这样不能把裤脚弄脏;上身一定要穿西装,即使在冬天棉服里面也要穿上西装,而袖口处也要卷起来离手腕有五厘米左右的位置,说是这样便于工作。

刘智有三宝:一个大的保温水壶、一个大雨伞、一个卡带的随身录音机。

在和许静结婚前,刘智也经常相亲,有时也算不上。

刘智相处的第一个对象,是他刚师范培训一年半毕业后的第一个同事——张小娟。

张小娟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专科毕业生,从其学历上在那个时代是非常具有含金量的,再者,由于刘智的各种综合素质相对低于她,她自然看不上刘智。但由于当时真正有正式工作的男青年少,虽然当时很时尚“待业青年”,她只好屈就地和刘智相处。

刘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强项——做饭,他把自己在学校的宿舍弄成了学校青年教师的小食堂。每天忙着做饭,即使工资非常少,他每天也换着花样做饭,其他单身教师与下雨不愿意回家的教师,也经常来凑热闹。这是张小娟比较欣赏刘智的一点。

刘智和张小娟的感情在日久生情中逐渐升温,大家都看好他们,希望他们能真正地结婚生子,并在学校奉献下去,因为,学生们和教师们都认可张小娟的英语,发音准确、声音动听、教学肢体语言得体,那几年学生的英语除了作文以外,很逗学生在考试中英语都不失分。

一件源发于时代服装设计技术的误会,彻底葬送了他们的爱情,准确地讲是婚姻。

在20世纪90年代,女性一般穿偏开门的裤子,如在左边或右边的胯处开门,以显示男女有别。

刘智给张小娟买了一条新裤子,张小娟很是幸福地穿着,见了谁都笑笑炫耀一下。刘智又给她买了瓜子,巧合的是,张小娟把瓜子就装到了偏开门一边的裤子口袋里。

当大家在办公室一起说说笑笑吃瓜子时,刘智也想吃,张小娟就扭着身,让他自己到口袋里拿,结果,刘智过于紧张,一下直接把手从偏开门处伸进了张小娟的裤子里。作为一个传统女性,且自我保护的性别本能反应,张小娟先是脸红,然后,很快打了刘智的手,快速后退,就跑出了办公室。

其他同事,把这事当做他俩结婚前的亲密热身。

“刘校长(刘智绰号),说说吧,坦白吧,手是故意的吧!哈哈哈哈······”

“我吗,关于,啊,也就是说吧,······”刘智把西装的袖口卷起放下,再卷起再放下,羞涩地、得意地,也没有说出所以然来,其他同事是哄堂大笑呀!

“说吧,刚才咱们回事,关于什么事,也就说什么事!”有人继续逼问。

“我说吧,你们也不想想,啊,说什么呀,对不对,关于吧,啊,也就是说吧,啊······,哈哈哈·····”刘智非常沉着地应对着,谁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又通过他神秘的表情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