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乡村
  3. 对岸
  4. 8张才的“坏”

对岸最新章节_对岸免费在线阅读

8张才的“坏”

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其实,“坏”并不都是品质差,常是一种有担当、敢做敢为、敢冒险、敢创新、敢于挑战权威,以及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的个人风格,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一些“非传统典型”的女孩,即使受苦受累甚至极个别女孩被家暴,却依然对这样的男人痴迷的现象。

由此,相对而言,其“爱”也有着崇拜(盲目崇拜)、痴迷、盲从的一种相对非理性的心理因素。为了这种“爱”有些女孩,可以私奔、可以私生子,甚至自残、自杀者也有之。

张才就属于这种“坏”男人。

张才退伍后,到铁路管养队工作。他的打架、不遵守纪律、屡受处分,最起码在其工作的工区周边,以及其工友的亲戚朋友及其邻居中,是“威名”远扬。

陈队长的邻居被张才收拾后,兄弟四个在家窝着半个月都没有出门。一来,屁股真是打的不轻,需要休养恢复;二来,感觉丢人,只好暂时淡化一下周边邻居对他们和陈队长之间的矛盾。

但是,他们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邱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也不愿意考大学,从小就仗着四个哥哥欺负着同学、朋友,甚至根本不认识多看了自己一眼的人长大的,嚣张、跋扈、蛮不讲理。

“陈秃子,你他妈的有种给我出来,老娘我来找你算账了,你敢找黑社会欺负我哥,也不看看姑奶奶,(由于声太大咳几声)咳咳······咳咳······,也不······(咳咳)老娘我是谁!”到张才工作的工区来叫骂了,这个点正好是全体早晨点名与每日工作例会的时间。

陈队长吓坏了,一个劲擦汗呀,满脑门子、满头都是汗珠子呀,显得他“绝顶”的大脑袋更亮了,先是左手擦,再是右手擦,再是左右手一起擦,大家也都不敢说话了,只有工区汪主任过来劝劝。

“我说啊,这位同志,你们有什么矛盾,你们回家解决,不能耽误我们工作啊,这是违法的!”汪主任厉声喝道!

“你个死胖子,我让你说······”说着的同时,上来就是挠呀,汪主任的大胖脸瞬时就变化了,有点冒着血丝,有点流着血。“你敢说我,你敢说我,······”一边说,一边挠,其他的工友都吓跑了。

只有张才,一把抓住了邱云的手,邱云用另一只手挠,他又抓住她另一只手,她再用脚踢,他一反手就把邱云两只手都扭到背后,直到她一动不动。

“你个臭流氓,你是谁呀,你敢打姑奶奶!”邱云还在叫骂着。

“谁流氓呀,你是谁姑奶奶呀!”张才生气了,放开了她!

“我就骂你!”她骂着又来挠了。

这时,只听“啪”的一声,同时听到“啊”和“咕咚”的声音,邱云倒在地上了。

“给你脸不要脸,见人就骂,你还是人吗!我看你敢再骂,就把你的牙全部打掉!”张才指着半坐在地上邱云说!“开会!”又突然转身对汪主任说,大家都吓了一跳。

汪主任捂住自己的脸,楞了,不知道是该继续开会还是不开,大家都远远地躲着邱云,邱云捂着脸也不吵了,也不骂了,就看着张才。

“开会!集合!”张才吼着,这时,队友才反应过来,像往常一样看着邱云有集中起来。“点名了,汪主任点名!”张才继续说着。

汪主任怕了,还是看着邱云,不敢站在前面了。

“你给我滚远点,再看见你,我还搧你!死一边去,吓住我们领导了!告诉你,你回家说说,以后,谁再敢到工区闹,我就敲掉他们的牙,让他们一辈子喝汤!”张才对邱云怒吼着,邱云吓得半坐着往外挪动着!

工作了一上午的工友们都下班了。汪主任办公室里一个接一个的进人。

“汪主任,这张才又惹事了,以后可咋办呀,你看看你这边,我就不到家去,身上就带这么多!”小周说着掏出了身上的钱,塞进了汪主任的抽屉,转脸就跑出去了。

“汪主任呀,这张才真不是好东西,一天到晚的惹事,你看看吧,下次不知道谁要来闹呢!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这有点······,啊,······我走了!”小秦把钱塞进了汪主任的口袋就跑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汪主任的办公室都车水马龙呀。

第三天,点名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在大家队伍的前面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礼品、有钱、有衣服、有手表、有bp机等。

点名结束时,汪主任说:“是谁的,谁拿走,别多拿,也别少拿!丢人!”

汪主任一转身,大家一哄而上,瞬间,那些东西就没有了,留下空空的桌子,还有一些信封、服装袋、包装盒,凌乱地总结着今天的例会。

第四天点名了。

大家排好了队伍。正当汪主任念名字的时候,突然,人群骚动起来,先是都发出了被惊吓了的声音,然后,很快围成了一个圆。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站好队,无组织无纪律!”汪主任生气了。但依然闹哄哄的,汪主任好奇了。“干什么呢!”生气地质问,同时走进人群。

“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废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铁路工区的家属了,谁要是再敢说我们家张才一句坏话,我就撕烂他们全家的嘴!”邱云对着周围的工友指指点点地说。

大家都不知所措,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嫂子好!”

“嫂子好,嫂子好!”炸锅了,掌声、叫喊声、哄闹声,张才非常奇怪地看着邱云,邱云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才。

“入洞房!”谁又叫了一嗓子,他们就这样被大家簇拥着到张才宿舍了,在张才还没有反应过来了的时候,就被从外面锁上了门。

门外是里三圈、外三圈呀,都秉着呼吸,静静地听,甚至把眼珠子长长一点往里面看。

“滚,滚,上班了!”汪主任挺着大肚子霸道地扯开众人,其他人渐渐地退去,只有汪主任趴在门旁看,时而微笑,时而无声地哈哈大笑,时而强忍着咳嗽,时而一屁股坐在地上,其他的工友看着既眼馋,又好笑,只好远远地随着汪主任的变化而变化。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