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军事
  3. 猫头玦
  4. 【第0019章】黄泉鬼楼

热门小说《猫头玦》全文免费阅读

【第0019章】黄泉鬼楼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话没错,那就麻烦金大哥讲讲呗!”我坐直了身体表示自己愿意洗耳恭听。

“要是说出来的话,可能让兄弟你难以相信,但这都是我们弟兄五个当年曾经亲身经历过的惊悚怪事儿,并不是道听途说、听人瞎讲的,而且我们五个也差一点全部死在那里!”

金无血端起酒碗轻轻抿了一口,“聂晓婧她说我们五个是茅山败类,其实这话倒也不假,因为我们弟兄五个都是以盗墓为生的!”

“嗯?摸金校尉盗墓贼?”我愕然一愣,心里面更加迷惑不解了。

“没错!”金无血点了点头,然后转而说道,“我们五兄弟确实说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说不上是什么好人;不过我们五个多少也算是盗亦有道,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一直恪守着‘三不盗’的原则。”

“哪三不盗?”我盯着金无血的眼睛追问着他。

“第一,明君清官的陵墓坚决不盗,无论冥器金银有多少;第二,开明向善的豪绅大贾之墓坚决不盗,无论陪葬品有多么丰厚;第三,地表有征、一般的风水术士也能找得到的坟墓坚决不盗,无论多么方便顺手。”金无血神色郑重地回答说。

“不错不错,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那三条的话,确实算做是盗亦有道,甚至比那些打着考古名义旗号的官方挖墓贼还要多少强上那么一点儿!”

我冲着金无血竖了竖大拇指表示赞赏,然后话锋一转,“不过要是照这样的话,你们还盗什么墓啊?”

“呵呵,我们五兄弟啊,就是专门去盗一般人找不到、也轻易盗不了的墓!”说到这里,金无血的脸上明显洋溢着自信自豪的神色,“这样吧,反正你我投缘儿,今天晚上我干脆把我们弟兄五个的情况给你讲一下!”

“多谢金大哥的信任!”我赶快双手端起酒碗与他碰了一下,然后率先一饮而尽。

“我们五兄弟的姓氏比较少见,但千家姓上面都有,而且真是阴差阳错、非常地巧!”

金无血放下了酒碗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确实是姓金,他们四个也真的分别姓木、姓水、姓火、姓土,按照江湖绰号,分别叫做金无血,木无瞳,水无影,火无毒,土无耳……”

借助酒劲儿,金无血把他们五兄弟的情况讲得相当详细,远比那个管姓老先生给我介绍的要具体多了——

老大金无血,因为精于风水堪舆、胸怀茅山道术,最为擅长古代的障眼之法也就是幻术那一类的小把戏,能够让人吓死吓疯、吓得慌不择路、失足坠崖而死,杀人不见血、灭口不犯案,所以绰号金无血。

老二木无瞳,天生怪胎,猛地一看好像是个没有瞳孔的半瞎子一样,实际上只不过是他的瞳孔形状比较特别而已——与猫狐那样呈一条竖线,和人对阵厮杀的时候能够让人瞬间发懵入梦;

最为惊人的是,就连猛兽都抵挡不了老二木无瞳的这个先天异能。七八年前他们五个在大兴安岭突然遇到了一头东北虎,结果与老二木无瞳一个对视,那头好几百斤重的东北虎居然都好像瞬间入梦睡着了一样直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老三水无影,人长得确实是其貌不扬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丑陋难看,生就一双蛤蟆眼,而且上面还好像蒙了一层玻璃纸一样,完全不是常人那种黑白分明、炯炯有神的样子;

但是,其貌不扬的老三不仅仅在水里面完全可以睁开眼睛、视物如常,而且无师自通地练有闭气功,水性特别好,在水下能待好长时间,所以绰号“水无影”,意思是说,他跳进江河水里以后眨间就没影儿了。

老四火无毒,不但脾气火爆而且生就是个怪胎。

他老家在西南山区、深山里面,由于小时候家里穷,生活水平较低,平常少有肉吃,那货居然在六七岁的时候就找到了一条自力更生改善生活的好门路——

偷偷地抓蛇开荤,不管有毒的还是没毒的,而且抓住以后都是直接生吃,估计这也算是异食癖的一种吧;

不知道他是天赋异禀、体内带有先天抗体还是后天慢慢吃毒蛇多了以后长出来的抗体,反正对火无毒来说,好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咬死他的毒蛇;

或许是从小就拿毒蛇开荤的原因吧,那些毒蛇一碰到火无毒,马上就变得像老鼠遇到大狸猫一样老老实实的,跑都不敢跑——就连那种剧毒的腹蛇、眼镜蛇和眼镜王蛇都不例外;

最为奇特的是,火无毒后来居然能够与毒蛇沟通一样,让毒蛇乖乖地听他指挥——听话的蛇,他就不吃,否则的话他就直接生撕活吃了。

老五土无耳,更是一个生就的先天畸形怪胎,两个外耳耳廓好像忘记长出来一样,看上去有些吓人;

但是,土无耳却能听到一些正常人根本听不到的声音,特别是趴到地上伏地一听,就知道几里外有什么动静,估计是能够接收的音波频率比一般人宽广些吧……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弟兄五个才能找到常人找不到的古墓大坟、挖开别人盗不了的古董宝库!”

介绍完他们五个的情况以后,金无血一本正经地接着说道,“我呢,主要是根据堪舆之术、天象风水,再结合挖到的那些早已失传的古籍孤本,总能找到了一些历史上没有明确记载、别人极难找到的陵墓古冢!”

我端起酒碗冲着金无血晃了一晃,示意他一块再来一碗,然后笑着问他说:“这与我刚才所讲的事儿有什么关系呢,金大哥?你盗你的墓、我探我的险,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好么?”

“有关系的,不是那回事儿啊兄弟!”

金无血放下酒碗,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我们兄弟五个仗着各自的异术特长,在湖底水下、深山绝壁等地方,挖了不少陵墓大冢,也得手了许多奇珍异宝、金银珠玉;

当然,也遇到了闻所未闻的怪兽毒物、绝密险境很多很多,不过好在我们兄弟五个同生共死,最后都能顺利脱险、转危为安;

只有前几年在这王屋山的一次冒险,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相救的话,我们弟兄五个一个也不会活着出来的!”

我一下子好奇了起来:“这王屋山好像没有什么陵林大墓啊?你们遇到了什么情况,竟然让你们五个差点儿没能活着出来?”

金无血用手指了指桌下的地面:“就在这王屋山的腹地,另外,不是差点儿没能活着出来,而是如果没有人出手相救的话,我们弟兄五个是必然全部死在那里!”

“这倒是怪事儿了,按说金大哥你们兄弟五个各有异术在身,如果一块联手的话,那完全可以说是攻防兼备、无有敌手!”

我心里面凛然一动,瞬间就想到了那个自称是管辂后裔的老先生,于是我转而试探着问道,“对了,出手救了你们弟兄五个的,是个什么样的高人?”

金无血立即神色肃穆地坐直了身体,一脸的敬意:“是个纤细高挑、清丽无双的仙子!”

“什么?是一个仙子?”原本以为金无血所说的救了他们五兄弟的高人肯定是姓管的那个老先生,却没有料到他居然说什么是一个纤细高挑、清丽无双的仙子,这让我大感意外。

话一出口,我很快就想到了前段时间救我一命的那个严纾萌。

于是我试探着追问道:“金大哥,当初救你的真是一个仙女吗?”

“冷若冰霜、纤尘不染,白衣胜雪、丽颜无双,并且武功高绝、精通道术,不是仙女是什么!”金无血神色恭敬、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就算不是九天仙子,应该也是三清门下;反正绝对不是一般的凡姑俗女,这一点是完全可以确定的。”

我眨了眨眼仔细想了想,心里面深有同感——金无血说得没错,当时救我的那个严纾萌确实是衣袂飘然、如霜赛雪,而且确实是贝齿美眸、神色冰冷,真的像个凌波仙子那样清丽脱俗!

估计金无血所说的恩人仙子,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那个严纾萌。

说到这里,金无血突然站了起来:“我真没有说谎,不信的话兄弟你过来瞧瞧,我们五兄弟无以报答那位仙子的救命之恩,只能香火供奉!如果不是怕惹来麻烦,当初本来打算给她建座生祠的!”

金无血这间正堂后墙上有条供桌,桌子上摆有香炉水果啥的,我进来的时候记得好像供奉的是尊白色的观音像,只是初来乍到我不宜近前细看人家供奉的先祖神仙啥的,所以没有在意。

现在听金无血这样一说,我立即很是好奇地跟着他一块朝后墙走了过去。

睁大眼睛仔细一瞧,我发现那尊汉白玉雕成的塑像还真的不是观音菩萨,而是一个二八妙龄模样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琼鼻檀口,很是清丽俊俏而又神色冰冷,与我当初见到的那个严纾萌确实是有七八分的相似!

“就是这位姑娘,哦不,就是这位仙子救了你们五个?”我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金无血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只可惜从那以后,我们兄弟几个再也没有见过她,想要说个感谢的话都没有机会,所以只能香火供奉、略表敬意了!”

我估计金无血真的搞不清楚严纾萌是人是仙,所以转而问他说:“金大哥啊,你们五个各有绝技异术在身,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连百兽之王的老虎都奈何不了你们,那你们当时究竟遇到了什么危险会差点儿全部死在那里?”

金无血的喉结动了动,似乎有些后怕地慢慢伸出了四个手指头:“黄泉鬼楼!”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