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军事
  3. 狼烟
  4. 惠县

热门小说《狼烟》全文免费阅读

惠县

安君县南界的铁索桥头,杨曦静静地仰视着立在跟前的那根巨大石柱,真是擎天巨肘,傲世而立,宛若东海的神针,西北的不周。柱体暗白银灰、颗粒感鲜明,上面雕着盘龙纹饰,象征着巨柱的地位、皇家的威仪。缠绕其上的铁索如一条条黑蟒一般,蛇头旋锁其上,蛇身蜿蜒远方。

走到桥上,感觉很厚重,虽然也会不时微颤几下,虽然潞水河就在下方急流而过,但心里还是觉得很踏实,像踩在土地上那般踏实。铁索桥很宽,并排可以行车五辆,桥面很平整,车行马踏,丝毫不留痕迹,至于承重问题,工部曾向皇上保证,哪怕是一支辎重军队通过,也不会有半点问题。

杨曦和邢镖头带领着镖队穿行在桥上,时不时看看远处的奔流河水,马下的铁索方石,身旁的行人过往,天上的流云白日。这桥,就算过去了,而桥对面的那片土地,就是惠县了。

惠县以前的名气主要是源于惠门关的那场大战,百图大将银特斯兴兵五万来犯大燕西境,守将鲁兴锁点了狼烟,并率五千兵马据关迎敌,朝廷那边星火传报,紧急调兵遣将奔赴惠门关。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战事只持续了两天零三个时辰,朝廷的军队甚至都还没有开出皇城,银特斯便战败回国了。具体战败原因是什么呢?双方谁也没提,并都很默契地表现得很低调,有人好奇,问鲁兴锁怎么打胜的,他只是说皇恩浩荡、庇佑我军,其他的,便不再多说了。

那场声势浩大、草草结束的战争,让守将鲁兴锁由惠门关主将升任成了西境主帅,让惠县的名字响彻全国,还有一点,让百图数十年不敢兴兵来犯。

经年日久,惠县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西境主帅也因鲁兴锁年老力衰而换成了“美将军”冉是非。正当人们已经快要忘记这个西境重县的时候,百图国君又恰逢其时地造访了世隐寺,那处此前从未被隆重提起过的一个小地方,就像一滴水掉进了滚油锅,顿时人声鼎沸、举国瞠目。此后,世隐寺就成了惠县的一块金字招牌,一提惠县,啊,知道,世隐寺在那嘛;一提世隐寺,哦,晓得,惠县的那个嘛!

惠县,与别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是百图人很多,且百图风格的建筑也不少,因地处边境,加上百图国君的造访,现在的惠县已经是燕人、百图人各占其五了。百图的草药、木材通过惠县销到大燕,大燕的丝织品、茶叶也经由惠县卖到百图的全国各地,两国的关系尽年来日趋见好,商贸往来频繁,百姓间的交流也多了起来。

惠县,自然就成了两国政经文俗的交融地,像两条奔腾河流的交叉点,碰撞而出的浪花在阳光下显得五光十色、色彩缤纷,然后汇聚成一条大河,汹涌澎湃着呼啸前行。

进了城,还是老地方住下。邢镖头便开始组织镖师把车队其中四车的货物卸下并整理检查,无误后开始令镖师分头送往相应的目的地,虽说行动有序,驾轻就熟,但也忙了足足一小天。

这期间,杨曦是不在的。到了惠县,无论如何都要去世隐寺看看慧空大师、净凡和尚还有一众师兄小哥的。仔细算下来,自从十岁离寺,他已经八年没有回去过了,一来学业、武课繁重,二来每次跟父亲说起想要回世隐寺去看看,父亲都会用其他的事来搪塞,久而久之,他也便不提了。若是没有这次跟镖,他也不会到惠县,临走时他还问过父亲,是否可以去世隐寺看看,没想到父亲不仅同意了,还鼓励他说,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邢镖头因事务繁忙脱不开身,所以没有陪杨曦一同前去,杨曦走的时候邢镖头还不忘在身后嘱咐:“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杨曦应了一声,便扬鞭策马而去。

出了惠县,在通往世隐寺的官路上,来往的求佛拜香之人络绎不绝,乘车坐轿、骑马步走依左右而行,看着有些杂乱,但很有序。

离世隐寺尚有一些距离的官路一旁,那块高近三丈、宽近一丈的石碑还在孤零零地立着,数年的风霜雪雨,石面稍稍有些腐蚀,上刻着“天降神兵,济世救人”八个大字,除此再无其他修饰,风格很简朴,但越是简朴,越显着庄重。

杨曦痴痴地看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想不通此碑石为何而立,又为何写这八个字,放眼望去,这周边除了杂草比别处茂盛了些,也并没有什么高塔木亭、石墓草坟之类。莫非是为了这条官路而立,但写这八个字又未免有些不合场景。好奇心起,便问了几个行于此处的路人,巧的是都只知道是世隐寺立的,但究竟为何而立,就不得缘由了。

杨曦也曾问过世隐寺上下僧众,包括慧空大师,但他们都一口否定,说这碑不是他们立的。后来时光穿梭、不舍昼夜,杨曦本以为自己会忘记,可总归事与愿违,他反而记得更清了,也更没头绪了,那块石碑已成了他多年以来的一个谜团,好像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甩不开、舍不掉。

行至世隐寺门口,以前摆在寺门前数年的几口煮粥的大锅不见了,换成了四顶巨大的焚香祈愿的香炉,香烟升腾,飘飘渺渺的,仿若一团淡蓝色的云把世隐寺包裹了起来,使其更像西方极乐之地,神秘感又增了几分。

寺的门庭还是和以前一样,朱门高耸、金钉金环,全开着,迎接着前来拜佛祈愿的四方香客。透过门往里看,熟悉的青砖地板、金楠大殿,儿时淘气不听话、被慧空大师追着四处跑的情景依稀浮在眼前,想来时光荏苒、往事不再,不禁有些伤怀。

第一个认出杨曦的是正在香炉旁放香的僧人,他最初只是看了一眼这位牵马而立的少年,只当是第一次来世隐寺烧香礼拜的贵家公子,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便没再理会。后来这位公子这一站便站了半炷香左右时间,倒引起了他的注意,为什么不进门呢,待他再瞧时,发现其样貌和几年前离寺的曦弟弟有些相似,不禁细看,越发地相似,不自觉地走上前来试探着问:“阿弥陀佛,敢问施主名姓?”

杨曦回了回神,定睛一看,不禁会心一笑:“戒真师兄,近来可好?”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