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古言
  3. 紫发妖姬
  4. 第十五章:烈火焚身

独家精品小说《紫发妖姬》全章目录阅读

第十五章:烈火焚身

因处在万物复苏,草长莺飞的季节,太阳升起的比原先早了些,清歌迟迟不曾醒来,碧落有些担心,便到床边想要叫醒清歌。

“姑娘,姑娘”

碧落推的很轻,隔着被子却有种灼热的感觉,清歌的一头紫发似乎刚被水洗过一般,将枕头几乎侵湿了,露出的一张脸通红,碧落下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慌张的想要跑出去请太医。

“碧~落”

清歌一声无力的呼唤,让碧落停了脚步,又折回床边。

“姑娘,你怎么了,碧落去请太医好不好。”

清歌吃力的摇摇头,又尽力气笑了笑,想让碧落压制一下恐慌。

“你把浴桶放到房间里,取些冰过来,再把养在后院的海东青的笼子拿过来。不要惊动任何人。”

碧落丝毫不敢懈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办好清歌交代的事情,等再回到寝宫的时候,清歌已经起身,趴在桌案上写好一个布条,绑在海东青腿上,放飞了它。

“把冰块倒入浴桶里,你去准备马车和一些必需品,我得出宫,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进来。”

碧落看着清歌完全不正常的样子,十分担忧,长久不见的怯懦再次浮现在脸上,回了好几次头,才踏出寝宫,关好门。

清歌见碧落出去,除去了身上的寝衣,小心翼翼得踏入装满碎冰的浴桶里,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五官扭曲,看上去十分痛苦。

她本来纤细的手抓住浴桶边沿,生生将上好得楠木一块一块的抓下来,本来光滑的边沿变的参差不齐,一双手也血肉模糊惨目忍睹,等到满桶的冰块化成水,继而冒出热气,清歌才从里面爬了出来。

“姑娘,你还好吗?”

听到碧落的声音,便知道东西肯定已经准备妥当,清歌不紧不慢的擦干身上的水珠,随便找了件衣服穿好,因为没有处理好手上的伤,穿衣服时也沾染到衣服上。

“进来吧。”

碧落听到清歌似乎恢复正常的声调,悬着的心方才好了一下,等她打开门,眼前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参差不齐的浴桶满是鲜血,这浴桶是楠木所致,连斧头砍都需要半天的时间,却防似被生生抓成这样,原来的冰块化成水,还冒着热气,她不明白如今平静淡然站在哪里的姑娘究竟经历了多大的痛苦,不自觉的眼睛开始不停的掉泪。

清歌见碧落震惊要哭的样子,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放心,我没事了,你找人把这些处理了,做的干净点,千万不要被其他人看到。”

清歌皱眉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的手掌,从抽屉里拿出南宫雪给她的药膏和纱布处理伤口,等她处理好伤口后,碧落已经让人把刚才一片狼藉的浴桶找了个隐秘的地方烧掉了,寝宫也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仿佛刚才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

“姑娘,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还有柔葭公主都来了,在前厅等姑娘,皇上为姑娘准备了寿宴,姑娘是否还准备出宫?”

清歌起身才发现自己衣服上一块一块的血渍,眉心蹙着,碧落连忙又取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拿给清歌换上。

“我们从后门走,一会派人过去,就说我回家了。”

树影摇曳,乱花眯眼的惊华宫前殿,虽然从来不曾一下子迎来这么多人,却出奇的安静,菱花座椅上五个人各坐一个位置,除了柔葭偶尔会跟坐在她旁边的墨鳞耳语外,其他人皆是一张铁青的脸,自顾自的喝茶。

锦绣走到前殿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迈着沉稳的步子进去。

“各位主子安好。”

“小妖精怎么还不出来,本皇子茶都喝了好几杯了。”

先出口的是墨旭,语气里颇有些不耐烦。

“各位主子,实在不巧,姑娘回家了。”

锦绣立马赔笑,有些忐忑的等着各位她惹不起的主子有什么反应。

“什么,我们进来的时候怎么不说,害的本皇子苦等了这么久。”

墨旭的暴躁脾气,锦绣一项是知道的,姑娘在时他还会尽量收敛,姑娘若不在就像一座火山一样,随时要爆发,吓的整个惊华宫没一人过来告诉他们这件事,最后只能她硬着头皮过来。

“三皇子,这是奴婢的错,方才各位主子来的时候,姑娘在沐浴,奴婢没有及时禀告,姑娘并不知道各位主子在这里等着,所以就走了。”

“小妖精也太过分了,明知道每年本皇子都会来,却要回家。”

墨旭愤怒下便是满满的失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中抱着用锦缎包着的东西。

墨璃不像墨旭那般大条,自然看出锦绣没有说实话,却也不想戳破,好看的手指拿着茶碗的盖子优雅的捋了捋,轻轻的放在身边的桌案上,衣带翩翩的站起身来。

“既然歌儿不在,你就把这个替她收着吧。”

墨璃从袖中取出一块乳色玉佩递给锦绣,那玉佩光泽温润通透一看便是上上等的佳品,雕刻成一朵水莲形状,用红绳攀着,小巧精致,锦绣连忙接住。

“那奴婢,替姑娘谢谢太子了,等姑娘回来定立即呈给姑娘。”

墨璃淡淡一笑,款款离开。

墨璃一走,墨然也站起身来,将一直随身带着的紫玉洞箫递给锦绣。

“我没有什么好送的,这紫玉洞箫歌儿似乎挺喜欢,今日就赠与她,算是寿礼吧。”

锦绣赔笑的接住。

“二皇子一片心意,姑娘自会知晓的,奴婢替姑娘谢过二皇子了。”

“小妖精最近似乎是在学琴吧,我特意找人寻来这鸣翠瑶琴送与她。”

墨旭也随即将手中一直抱着的琴递了过去,轻蔑的看了墨然一眼,墨然面上浮出一丝尴尬,他自幼便在这宫中因着母妃受尽白眼,也已经习惯了,这紫玉洞箫已经是他身边最为珍贵的物件,但跟墨旭送的琴中瑰宝鸣翠瑶琴相比,已经不能用寒酸能够形容真切的了。

“各位主子知道,姑娘一向在意的心意,不管送什么用了心,我们姑娘便是欢喜的。”

锦绣是宫中的老人,自然明白墨旭故意让墨然难堪,若不是姑娘走前特别交代,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出口为墨然解围。

“你~”

墨旭愤怒的甩了一下衣袖,一直因为清歌对墨然态度不同,他向来看墨然不顺眼,因着清歌此时不在,想提醒一下墨然不要自不量力,却不想被一个婢女给搅了,却怕罚了锦绣,清歌回来跟他置气,只好作罢,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惊华宫。

墨然感激的对锦绣轻点了一下头,也随即离开了。

“锦绣姑姑,这冰蚕丝帕是我亲手绣的,你帮我送给歌儿吧。”

柔葭的声音如她的名字一样温柔清甜,锦绣点头笑了笑。

“公主真是手巧,把牡丹和蝴蝶绣的栩栩如生,一点针脚都看不到,姑娘定会喜欢的。”

柔葭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隔着垂下的发丝抓了抓皓白的脖颈,墨鳞也从座椅上占了起来,宠溺的揉了揉柔葭的头。递给锦绣一个紫宝石玉坠。锦绣恭敬的收下。

待送走柔葭和墨鳞后,锦绣长长的舒了口气,无奈的遥遥头,这几位龙子龙女性格迥异,难为姑娘把他们治的服服帖帖。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