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豪门
  3.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
  4. 第十七章 休养

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全章节免费阅读,复仇娇妻:错爱冷情总裁全文阅读

第十七章 休养

舒若翾在家休养,开始了每天看书、画画、吃饭、睡觉十分规律的生活。而唐偶尔也会应着她的请求给她一些十分轻松的工作,唯恐累着她。他只盼着她能早点康复,自从舒若翾生病休息,唐看谁的设计都不满意,弄得整个设计部都提心吊胆的,以至于他的阎王名声更甚。

这天,下班后,冷奕辰带着厚厚一叠资料回来交给舒若翾。

“这是什么?”

“公司的策划项目,企划部已经制定了初步的流程,你改改看。”

舒若翾放下碗筷,开始拆文件本,冷奕辰盛了碗热汤给舒若翾,“先吃饭,这东西你可以慢慢来,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

一人习惯了照顾,一个人习惯了被照顾,那样自然,那样顺手。

“好。”两人静静的吃完晚饭,冷奕辰带着舒若翾去他的书房,这是她第一次进冷奕辰的房间,除了空间大小不同,与她的房间布局相差无几,经典的黑白欧式装修风格,东西有条不紊的摆放着。冷奕辰坐在办公桌前,舒若翾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翻看他带回来的资料和策划的初稿。

“这个是国际合作项目,交给我不太好吧。”

冷奕辰深邃的目光扫了她一眼,修长的十指继续在键盘上敲打,“安盛很重视这次国际合作,在公司除了几个高管没人知道,为了避免策划泄漏,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完全不在大家视线内的人。”

“冷先生就不怕我把合作项目卖给你的对手公司吗?”

“你会吗?”

舒若翾淡笑不语,这个问题她不用回答,她自会有行动告诉他。只要在她计划之外能帮得到他的地方,她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为的是答谢他。

她开始仔细翻看材料,并将材料一一归类,手中的彩笔时不时在纸上画画写写,偶尔咬着笔头苦恼的看着手上的资料。冷奕辰抬头,见她神情专注认真,一丝不苟,不觉笑了笑。

艾莎端了两杯热牛奶进来,打断了冷奕辰的办公,他这才发现舒若翾已经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暖黄的灯光照在她脸上显得楚楚动人。

“少爷。”

冷奕辰噤声。瞧时间已经过了11点,对于刚出院还在康复的人来说,这样的工作量确实有些繁重,好在他们并不赶时间。他摆摆手让艾莎离开,自己走到舒若翾身边,收拾散落的资料。

艾莎放下牛奶,心不甘情不愿怒视熟睡的舒若翾一眼,愤然地离开房间。

冷奕辰翻阅舒若翾整理好的文件,还有她的备注以及意见,亦如他所料想的,她的见解很独特,观点总能在另一种角度审视,不被局势所迷惑。

收拾好东西,蹲在她面前打量起她熟睡的样子,她斜斜靠在沙发软塌上,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静谧动人,撩开她额前的一缕头发,一个吻落在她眉间化开她的忧愁。

冷奕辰抱舒若翾去客房,抱起她的那一瞬间,她微微动了动,似乎感觉身边的气息十分熟悉,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觉。冷奕辰好笑,这样小女人的姿态惹得某人心神荡漾,冷香玉在怀,心猿意马,险些让他把持不住。

她对他的信任是否如同他对她的信任?

第二天舒若翾迷糊醒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她惊得坐起来,再看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的居家服,努力回忆昨晚的事:在冷先生房里修改策划,之后睡着了,之后……

她匆忙起床,一出客房就撞上一身西装革履的冷奕辰。冷奕辰连忙扶住她,“干什么,一大早毛毛躁躁的?”

“昨,昨昨晚,我怎么会睡在这里的?”

冷奕辰见她站定了,松开她,“忙的太晚,你睡着了,我就抱你去客房睡。去洗个脸换身衣服,下楼吃早饭。”

舒若翾羞红了脸,逃回自己房间。冷奕辰见她这样胆小害羞,无奈摇摇头,现在才想起男女有别是不是太晚了。

冷奕辰和舒若翾为了这份策划一连忙了几晚,同吃同住,两人共处一室,总有情愫在滋生,只是当局者浑然不知。

舒若翾画了一早的设计图,收好画册下楼,还未见人先听其声,有些无奈道:“洛文曦,洛总经理,你来家里不能安静点,每次都咋咋呼呼,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来似的。”

走下楼就看见四人迎面走来,当目光对上那个人的时候,双腿一软,脚下踩空。眼见自己要摔倒,舒若翾本能的抓住身边的栏杆,险险的跌坐在楼梯上。

冷奕辰已经比其他人早一步跑到她身边,紧张的问:“怎么了,有没有伤到,还说文曦呢,你也多大的人,还这么不小心?”这要是滚下来可不得了。

舒若翾低着头神情恍恍惚惚,抓着冷奕辰的手不禁用力了些,完全没有听进他说什么。

冷奕辰看了一眼自己手臂,发现她的异样,搂她入怀里,轻轻拍抚她的后背,安慰着,“没事,没事了。”

“小若翾你没事吧?”洛文曦也跑来关心她。

“若翾?”南宫澈扶了扶自己那副金边眼镜有些疑惑,她康复一直很好,伤口也已经愈合拆线,今天这是怎么了?

舒若翾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怎么会来,他怎么会来这里,他会不会认出自己,她该怎么办,该怎么解释,怎么办?都说女大十八变,十年不见他会不会认出自己,可万一认出来又该怎么办……

冷奕辰见她眼神漂浮不定,神情恍惚,叫着她的名字又不应,索性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

“怎,怎么了?”

冷奕辰见她回过神了,缓了一口气,“你没事吧。”

若翾装傻充愣,赔着笑脸,“没事,刚才头晕一时没站稳。”

“你真没事?要不要我给你瞧瞧?”南宫澈看出了她的不自在。

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三个人似乎都很在意这个女人。这个人究竟是谁,居然让沉稳冷静的冷总裁变了脸色,对那个没见面的女人好奇起来。

“先上去检查下再说。”回头对身后的苏俊森说,“俊森你稍坐,文曦你留下着陪他,凌叔去拿酒。”说完抱着佳人上楼,舒若翾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缩在他的怀里。

“你们两认识?”冷奕辰试探的问了一句。

舒若翾抬头望着他,对上那深邃锐利的双眸。微红的眼眶让他诧异,心头微震,猜想两人的关系。“你怕他认出你?”她低下头依旧没回答。

两人究竟发生过什么,她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冷奕辰心中突然生起一串怒火。“澈,你等下。”

南宫澈了解地点头,坐在楼道的沙发上。

冷奕辰抱着舒若翾进屋,关上门。放下她后,直直的盯着她不容逃避。两人都不说话,舒若翾屈膝抱着,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他,刚才那眼神太慎人了,她怕自己会缴械投降一股脑的把什么都告诉她。

她的脑海渐渐回忆起年幼时候的事:

“森哥哥,什么叫未婚妻?”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女孩坐在秋千上,甜甜的问。今天她听到奶奶和苏阿姨在谈论这个,好奇跑来问苏俊森。

“就是以后要一起生活的人,就像我爸爸妈妈一样。”五六岁的男孩子想了想,认真的回答。末了还回问了小女孩一句,“翾儿长大了当森哥哥的未婚妻好不好?”

粉嫩粉嫩的小女孩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子:“好啊,翾儿喜欢跟森哥哥一起玩。”

“那不许反悔。”年幼的苏俊森很喜欢姑姑家的小女孩。

“嗯。”小孩子的思维总是最简单的,“可是我还是喜欢跟哥哥一起,翾儿最喜欢哥哥,可是哥哥上学去了,不能陪翾儿了。”

“有我一个不够吗?”男孩嘟着嘴,不满意这个回答。

小女孩看到不远处抱着洋娃娃的妹妹荣婧亦,那个是过继给二叔的女孩,和她同岁。“婧亦,婧亦你醒了?”她跑去拉着荣婧亦的手到苏俊森面前,毕竟是小孩子心性,一会儿就玩开了,哪里还记得未婚妻的事。

两家人既是联姻又是世交,三个孩子几乎天天一起,可谓是青梅竹马。直到那一天所有人都弃她而去,他也不例外。他的绝情至今都记得,而且当年的事,苏家也脱不了干系。

她握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冷先生我没事了。”惨淡的笑容显得格外刺眼。

冷奕辰也不拆穿她,直直看着她,“你认识他?”

“你说苏俊森,领养前见过几次。”舒若翾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那是她不想回忆的过去。对于苏俊森,她不想多提。

她不说他便不逼她,温热的手勾起她的下巴对上自己的目光,认真的说:“我知道你有你的过去,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对我敞开心扉,告诉我你的一切,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不要一个人硬撑。”

相伴到相知的距离是多少?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