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灵异
  3. 藏灵传:太行山异闻录
  4. 第六章 美如画卷

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藏灵传:太行山异闻录》

第六章 美如画卷

这一嗓子差点让我直接撞到墙上去,要是让金霖霖他们发现了,肯定会认为我是在偷听,那样可就太尴尬了。

我心里暗骂着,田娃呀田娃,真是我的猪队友啊,偏偏这个时候出现,我转过身去,示意他不要大声喧哗,可田娃已经走到我身边,将我生生拽了出来,一边拽还一边说着,“赶紧去吧,二爷在山上等着你呢。”我一看实在是没办法躲了,只能站出来。

这时金霖霖他们也听到声音走了过来,我都没敢抬头看他们,心里想着千万别给我说话,师傅保佑,师傅保佑。可金霖霖还是开口了:“金森?你在这里干什么?”金霖霖看我的眼神很复杂,既有期盼,但是也有防备。

我知道金霖霖真的希望我能帮她招灵,但是同时,当她发现有人在暗处观察她的时候,她又会进入紧张的防御状态,被她这么一问,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毕竟我总不能说在那里猫着,就是为了看她是不是跟田娃睡在一张炕上吧?

“哎,霖霖你醒啦?快中午啦,我给你弄吃的去吧?”田娃看到金霖霖的一瞬间,就将我自动的忽略了,但我又松了一口气,每次到我不知道怎么说话的关键时刻,田娃总能出来给我解围,但是这次田娃也尴尬了,因为人家金霖霖根本就没理会田娃,她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

“你同意给我爸妈招灵了吗?”金霖霖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都有点发颤了,半天我才摇摇头,,本来想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着她就是说不出话来。

金霖霖以为我还是不答应,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慢慢低下了头,现场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这时这个叫王叔的中年人主动打破了压抑的气愤,他问金霖霖饿了没,想吃什么,金霖霖扭过脸去,看着中年人,说道:“王叔,我吃什么都行,车上的冰箱里什么都有,那就辛苦你把午饭解决一下吧,另外就是多做点,让他们也尝尝。”王叔点点头,说小意思。

这个时候,我看到旁边的田娃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从他来金霖霖就没有看过他一眼,几乎每句话都是冲着我来的,他一下子没有了存在感,虽然他一直口口声声说金霖霖是他对象,可实际上他丝毫没有感受到处对象应该有的待遇。

田娃突然念叨着,“哼,既然要做饭,不信你不用俺家的灶台。”我看出了他的小九九,田娃实在是希望金霖霖主动和他说说话,现在要做饭了终于是找到了说话的由头。

而我突然对于这个王叔产生了兴趣,从刚才他的举动来看,应该就是一个随性的司机,没想到他还会烹饪,而且听口气应该做的很好吃才对。

我也本以为这个王叔会找田娃借厨房一用,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动地方,很快我们见到了什么是现代化的生活,王叔拉开了车屁股,随手拿出一个我没见过的箱子,还带着电线,然后他对着里面一顿捣鼓,连着切菜,炒菜,煮饭一条龙下来,王叔都事做的得心应手,可以肯定的是他原来一定从事过专业的厨师的工作,大约十分钟后,三个菜出锅,香味飘了出来。

他做的饭菜,无论是样式还是香味,都是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的,我看了看田娃,这小子也早就将金霖霖没有搭理他这件事跑到了九霄云外,两个眼珠子死死盯着那几盘菜。

接着,王叔又拿出了一个可以折叠的桌凳,将饭菜放在上面,金霖霖坐了下来,优雅的铺上一条白色的餐巾,我看到她的筷子和碗都是纯白色的。

“你们要不要尝一尝?王叔做饭很好吃的。”金霖霖向我们发出了邀请,田娃咽着吐沫,看了看我,我摇摇头,毕竟刚才还偷听人家说话呢,还被发现了,现在根本肯定不能再腆着脸去吃人家的饭。

看到我摇头,田娃也冲着金霖霖摆摆手说你吃吧,我们一会找二爷吃饭去,金霖霖点点头说那我就不客气了,真的饿了……

我心说田娃居然能忍住,他就已经伸手在我腿上使劲拧了一下,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般情况下田娃都是看我的意见,我去他就去,所以这次我主动示意不去了,田娃心里肯定是不爽。

我小声说你愿意去就去呗,田娃转过脸刚想辩驳,突然,不说话了,一直盯着我后面看,我好奇的跟着扭过脸去,知道为什么田娃看呆了。

金霖霖吃饭的样子,就像一幅画,还是那种已经去世的名家画的画儿。“真讲究。”田娃的眼睛都已经看直了,我其实也和田娃有一样的感觉,因为在我们这里,就算有桌子也不在桌子上吃,大家端着碗和菜,将它们和在一起,找个墙根一蹲,往嘴里直接扒拉,很快就吃完了。

而我和田娃,为了凸显出和其他那些上了年纪人的区别,我们从来不蹲在墙根那里和他们聊天,我们会直接蹲在石凳子上吃,话说回来,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蹲着,要是贸然坐在凳子上吃,可能还不太适应。

可是我发现这个金霖霖吃饭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右手拿着筷子,小心翼翼的夹着那些饭菜,放在嘴边吹吹,然后轻轻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跟我之前见过的女同志们吃饭完全不同,要是村里那些五大三粗的老娘们,吃饭跟过火车似的,不但声音大,还会把饭喷的哪里都是。

我还看到一点,金霖霖因为头发长,有时会耷拉下来,她就会用左手将头发在推上去,金霖霖吃饭和拨头发的动作看起来就像一副画一样,这幅画我只在村里的老师家里见过,裱在墙上的,说是什么油画,这可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裱起来的画,而现在在我面前的金霖霖,就像是裱起来的画。

“二爷的凉馍馍能跟这个比吗?”田娃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在嘴硬,就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

说道二爷,我一拍腿,“哎呀!对了!二爷不是找我吗?”这么半天净耽误在这了,去晚了,二爷又要让我罚跪了。

我起身偷偷看了金霖霖一眼,她也发现我要走了,好想要说些什么,可我已经不能再等了,转身就朝着山上跑了出去,田娃反应过来,大声给我说,二爷现在就在三祖庙那呢,我边跑边回头喊着知道了。

当我赶到三祖庙的时候,我看到二爷正坐在庙外的台阶上抽着旱烟,右手还把玩着两个枣红色的大核桃。

二爷的旱烟杆足有半米长,烟嘴是绿宝石,每次看到这个烟嘴,我总是想着偷偷卖了买糖吃。可是二爷讲过,他生来干干净净,没办法,因为他不能做主,死的时候必须带上他的两样宝贝,烟杆子和大核桃。

这句话每次在他让我罚跪的时候,都会念叨,开始听到他说自己死,我还有点难过,毕竟,二爷可以说是我唯一的亲人,要不是他收养的我,我早被狼叼走打牙祭了,我对于二爷自然是有着无尽的依赖。

可时间久了,这话让我听着也是免疫了,再让我跪在三祖庙前的时候,他不说自己死的事了,我还不适应了。

二爷抽了一口旱烟,眯着眼睛瞅着我说道:“知道我为啥现在让你上来不?”我摇摇头回应着,是不是我又做错啥事了?我抬起头,看着已经升到正头顶的太阳,晃得我睁不开眼。

小的时候常做错事,不是把谁家斧子扔到旱厕里了,就是在谁家后面点火玩差点把人家房子着了,每次犯事了,二爷除了给人家赔不是,就是让我跪在这山顶的三祖庙前,说这是老祖宗的牌位,只有在这里跪着,我犯的错才有可能被原谅。

可是,最近我表现还行啊……我思考着到底自己又闯了什么祸了,想了半天,想到了招灵的事情,可招引的物件虽然被田娃偷了,但是我及时弄回来了,也没造成什么影响。别的还有啥呀?

哦,知道了,肯定是张婶儿找二爷要钱的事儿,想到这个,我心中有数了。就是这个事儿,因为二爷实在是太抠了,好几年衣服都不给我买,总说反正不露屁股,能穿就行。这下出了这么多钱,肯定跟我要急眼。

啥也别说了,赶紧下跪就是了。我也没吱声,直接扑通一声,我就跪在了三祖庙的台阶下,可能是我跪的太多,这地面都已经出了型了。

“哎呀,你下跪干啥嘞?”二爷奇怪的看着我,奇怪的问道:“臭小子,你又犯啥事嘞?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嘞?”

看着二爷的样子,我心里嘟囔着,真是我的好师傅,都这个时候了,我都已经主动跪下了,你怎么还诈我呢!

“张婶儿的钱,我会还的,以后年年扣我压岁钱吧。”我抬起头愣呼呼的看着二爷,二爷哈哈大笑,将烟杆子在脚底板磕了磕。“那点钱,不算啥嘞。”

我眨巴着眼睛,不知道二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半天二爷在我鼻子上一刮,说道:“金森啊,我想和你聊聊咱们藏灵门的事情嘞!”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