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灵异
  3. 怨行客
  4. 开端

《怨行客》全文在线阅读

开端

“我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从我对别人的作风中嗅到,从他人对我的态度中感到,从心底的声音中听到……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但我没得选择,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改变带来生机,我决定听从心底的意思……我感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强了,那是魔鬼赐予我的永生力量!不,他不是魔鬼,他是我的神……”没有一扇窗,没有一丝光,灯闭着,黑胧胧的,两米见方的地下室里,一个奇怪的青年喃喃自语……

※※※

而此时,远隔几万公里的美国。刘师,李森还有夏美正躺在房顶上晒太阳,享受着纯净的空气。

夏美道:“你们两个还要走吗?”

刘师道:“兄长希望我能回去完成学业,我觉得他是对的,但当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自己怎么着也会在这里演出戏儿,呵呵!”

夏美又问:“李森,你呢?”

李森道:“你知道我的心意。要不咱们俩结婚啊?我现在的身份可不能每天待在这里。我也想每天看到你!”李森坐了起来,接着说道:“我想我们会很快重新聚在一起的。昨天晚上我在网上看到一条公告:是关于一个捉鬼游戏的。举办地点就在离洛杉矶不远的一座小岛上。时间正好是学校放假的时候,咱们两个要不要去参加?和夏美一起!”

刘师道:“不要!我怕鬼!”

李森骂道:“蠢货!不是真的鬼,是一个侦探游戏,是内鬼!”

刘师道:“飞机票太贵了,再说我对当福尔摩斯完全没有兴趣。”

李森道:“你不仅可以当福尔摩斯,还可以做鬼,只要你赢了,就会获得巨额奖金,到时机票那点儿钱还算什么?”见刘师还是无动于衷,李森看了看夏美,酝酿了半天后,大声吼道:“我给你出机票钱啊?!”

刘师笑了笑坐起身对他说道:“出什么机票钱啊,呵呵,不过算你求我的啊……”

※※※

几个月后,刘师和李森又来到了洛杉矶城。

首先,主办方把所有学员都召集在了一个巨大的阶梯教室里。在简单介绍了一下活动规则后,主办方发给了每一位学员一张试卷,上面画着各种各样的图形,大大小小的。“这是什么东西啊?”刘师好奇地问道。“好像是测智商的。我小的时候见过这种东西。”夏美答道。

刘师看着卷子顶上写着:请诸位根据自己的实际水平填写,以便我们可以为您安排最适合您的服务。“这难道还要分组吗?不会是要把咱们给分开吧?什么狗屁玩意儿啊?”

而此时李森和夏美正在兴趣盎然地答题。夏美道:“先做吧,做完咱们再改成一样的不就完啦。”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两个人都填写完了,而此时的刘师也睡着了,对照着看了看后,感觉答案都差不多,稍作修改后,夏美又把刘师的试卷拿过来填好后,交了上去。

主办方告诉大家,今晚每人都会收到一封邮件,里面有所有关于日程的详细信息,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联系他们。

在修整了一天后,刘师三人便和领队还有其他几名同组的学员坐船向目的地驶去……

在去往小岛的路上,船上放着林肯公园的摇滚乐,几个人闲聊了起来。先开口的是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年轻人:“早上好,我的新朋友们!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个有点儿了不起的家伙,因为我刚刚拿到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那意味着在美国这四年,我不用花一个子儿!知道我是学什么的吗?”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刘师,故弄玄虚地继续说道:“请注意那位先生紧紧靠拢在一起的脚,那表示他对环境并不是很熟悉,或者对聊天的人不是很熟悉,并且他习惯给人留下好的印象,性情顺从。”

听罢,刘师心里骂道:前两句还用你说,至于后面一句,我想对对你说,顺从你×个头!

然后他又把目光转移到夏美身上,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孩子可是大有来头!从她独特的行头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一定经历过不少不平凡的事儿,才打造出她独有的性格。而从她身边两位男士与她的距离可以推断出他们两个是她的护花使者,不过可惜的是,这位曼妙的女子根本看不上他们两个,因为此时,他已经被我深深地迷住了!”

说罢,李森瞪着那人,夏美则微笑着瞅着那家伙,然后突然拖住刘师的脸颊吻了一下他,转过头,又以同样的方式亲了一下李森。这样一来,大伙儿都笑了,说话那人也尴尬地摇了摇头。

刘师问道:“喂!高材生,你是学福尔摩斯的吗?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那人还没说完,只听旁边又一人插话道:“等等!让我来推理一下!嗯……看看那本《盗墓王》,它在哪里,在他的小包里,书口上写着W,L,D。能够拿到美国的全额奖学金,再加上略显傲慢的谈吐,一定家境殷实,既然是大户人家,名字就一定很有学问,我猜是‘王岭东’!”

那人笑笑说道:“厉害!广东有岭东岭南之别,岭东出才子,而且还有‘岭东诗派’一说。不过我叫温岭东!兄弟你怎么称呼啊?”

“我叫桃新贵!我也喜欢读推理小说,”他盯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学生小声说道:“咱们两个要不要比一比,看谁先取得那位姑娘的芳心,我压两百块钱,赌你输!”

温岭东不屑地笑了笑说道:“不要有了点儿小成绩就忘乎所以,好啊,我跟你赌!看到那小甜心看我的眼神了吗?你输定了!我先上了!”

桃新贵扬了扬嘴角,无所谓地说道:“随便!”

温岭东走向女学生的时候,刘师低声对夏美和李森说道:“桃新贵败了。”

夏美眨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会推理?”

李森道:“推什么理啊,他只会偷窥!”

刘师道:“昨天我看到他们两个野合了,不过不是偷看,是光明正大地看的。他们两个毫不避讳,十分激烈。比‘红高粱’那段强多了!”

李森道:“红高粱是什么?”

刘师道:“男人都爱看的艺术大片……”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