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玄幻
  3. 大盗无痕
  4. 第十七章 定了,去灵苑

大盗无痕全章节免费阅读,大盗无痕全文阅读

第十七章 定了,去灵苑

为什么要去灵苑?

苏衍虽然下定决心不走灵技这条路,但如果不熟悉灵技,又如何创造出自己的路。

走出自己的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更不是肆意揣摩。必须有坚实的基础,否则就是空中楼阁,甚至连空中楼阁都搭建不起来。

什么是基础?不能使用灵技,那灵技理论就是基础,既然不愿意为奴为仆,那就只有去灵苑,那里需要付出的代价最小。

更重要的是,苏衍想通了一件事。他想起了那两个人的话,想起了按照他们的意愿应该走得路。

全村被屠,师父伤心离去,然后才去的灵苑。

对于那两个人来说,苏家村全体村民的性命显然不值得看重,那为什么要一次次逼死他们?

答案显而易见,要让自己走出去,要让自己按照他们的路走。

半个月以来,苏衍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到底该如何应对。一味的对抗显然不是好主意,从这几次事件就可以看出来。

那就只有顺着他们安排的路走!

明面上仿佛他们的计谋得逞,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然而实际上,这一切都是苏衍自己的意愿!

借势,只有顺着他们的意思,才能借到他们的势!

本来苏衍对抵抗林家没有多大信心,但现在看来,借着那两个人的势,自己完全可以对抗林家。

当自己处于危险地时候,那两个人为了不让计划泡汤,只能照顾他,只能救他。越是如此,到最后他们越是不愿意放弃。

至于到了紧要关头,那两个人决意害自己的时候,再反抗就是。反正在他们眼里,自己还受更高一层人的影响,失败后也不会杀死自己。

三次!既然已经三次对抗那种意志,苏衍有信心抵抗更多次。

灵苑,有点类似上一世的学校之类的机构,每个成熟的社会都会有类似的机构。如果说同龄人哪里最多,毫无疑问是灵苑。

灵苑对于底层人来说非常重要,这是进入高层的机会,是获得教育的机会。对于家族子弟来说一样重要,他们不是为了受教育,家族的老师更强一些。他们去灵苑最大的目的是结识同龄人,今后几十年的仇人、伙伴大多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第二目的则是招募来自底层的武者,建立自己的势力,为自己加分,夺得家族的权利。

“灵苑?也不错!”

钟文韬阴谋得逞似地笑了。

反正苏衍要走出去,当他在灵苑被其他家族子弟压制的时候。他肯定能想起加入钟家的好处,那个时候去收徒,轻而易举。

去灵苑有另一个好处,危险性不高,不用怕过早夭折。接触的东西都是关于灵技的知识,也不用怕浪费时间,这简直是最完美的办法。

苏东亭也是这个意思,在见到钟文韬之前,他就有过这方面的考虑。而他也抱着钟文韬同样地想法,所以支持苏衍的决定。

“以你的天赋和努力,在山阳郡的岚州灵苑绝对名列前茅,但不要骄傲,那里只是你的跳板。岚州乃至大夏在整个世界中不过是边陲之地,当你离开大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出乎你的想象!”

收徒之事已了,钟文韬问道:“刚刚有你师父在,为何不把林桐一起解决?他也对老村长下手了!”

“这次不动手不代表我会放过他,只是……”

“只是怕他们向苏家村报复,是吧?”钟文韬没有等苏衍开口,答案显而易见,只见他表情严肃地说:“现在一个小小的苏家村就让你放不开手脚,日后遇到复杂的形势你又当如何?如果你还是这副心态,也不用去灵苑,为你的小命着想,还是继续留在苏家村养老吧!”

苏衍脸色涨红,他又何尝不想快意恩仇,形势所迫怎能放开手脚。前世的生活不用说,这一世十年来生活也同样安逸,能果断杀人已经不易,相处十年的朋友、亲人又如何放得下!如果林家报复,只需要一个塑体境的人就能杀光整个村落,自己和师父两个人如何能挡住所有人,又怎能不顾忌!

“如果他们对苏家村下手……”

“没有如果!只要他们知道这里有一位御空大成的高手,他们就不会轻易出手,哪怕你杀了他们家族的子弟!在没有实力留下御空大成的高手前,没有一个家族可以承受这样的人肆意报复!拿家族子弟的命来换苏家村的村民?说实话,在他们眼里,就算是家里的养的狗都比你们有价值!”这句话充分展现了家族子弟眼中平民的地位,苏衍与苏东亭忍不住皱眉。

“你要记住!”钟文韬严肃地说:“每个家族做出决定都是实力与利益的结合,而不是所谓的情谊,就算杀了他们一半的人,只要能压服他们,或者给剩下人超出他们原先的利益,他们就会轻易屈从。”钟文韬嘴角挂着蔑视的笑意。

苏东亭的脸色有些难看,钟文韬马上收住话语,补救道:“当然,也有极少数的势力有那铮铮铁骨,敢于为此赴死,比如你师……咳咳,不过就算这样的势力,内部同样不是铁板一块,你懂得!这种事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呵呵。”

钟文韬最后一句话似乎不是对苏衍解释,而是挑衅着看了苏东亭一眼。

“去吧,放开胆子做,有我和你师父给你撑腰!”

“该做的事我肯定要做,不过要在我有把握承担后果之时,若是一直靠着师父,能有什么作为!”苏衍说完毅然转身离开。

钟文韬愕然,与苏东亭四眼相对,饶是他一直高看苏衍,也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心思,单凭这一点,就比家族那些人强多了。

钟文韬打趣道:“瞧瞧你徒弟,当年你若有他这副气势,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还有我家那兔崽子,整天就知道靠家世,如果他能有苏衍一半的自立和心态,我就知足了。”

“他只是不想给我添麻烦。”

“麻烦?呵呵,他太小瞧你了!”

“不是小瞧,在他的眼里,我的实力本来就不高。”苏东亭沉沉地说:“我现在只是御空大成的修为,内伤的缘故,仅仅相当于御空入门。再加上我不会灵技,实力再降一阶。恐怕在苏衍眼里,东岚县的陈家高手都能打败我,大概只有品阶能拿出来吓吓人!”

“不会灵技?哪个人敢说你不会灵技!当年你越阶挑战名气不小,你居然瞒着你徒弟。”

“告诉他又怎样?低级灵技不如不学,高级灵技限于门规又不能传授,还不如看他的造化。出去打拼朝不保夕,每日活在危机之中,还不如在山里做个享乐公。以他的实力和脾气,安稳一辈子,快快乐乐也不是难事,何必出去受那份罪!”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你看我这些年过的多滋润!”没想到沉稳的苏东亭也有争胜的一面,为此居然撒了个小慌,不过未尝没有一些真实的想法。

“滋润?”钟文韬不屑地说:“你这是在逃避,这些年你真的过得很好?”

“当然!有我守着这片山林,村里没有一个人意外身死,整个村的实力更上一层,在岚山也算有实力的一批!”

“是啊,看你多有成就感,可是其他人呢?她等了你十年,你却在这里逃避。再说苏衍,多好的天赋,在外面也算顶级天才,再加上我钟家的资助,将来不难成一番事业,难道也要陪你一起窝在这里?”

“窝?外面那些所谓的高手过的真不一定比这里的村民开心!至于眼界?山外有山,楼外有楼!”

“你这是在畏惧,你害怕了。可你不能害了苏衍!若不是我来,你是不是要让他在这里终老?”

“是又如何?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尽管苏东亭没有将苏衍永远留在苏家村的想法,不过眼下斗嘴,他也不能输了气势。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苏东亭哑然。

沉默片刻,钟文韬的怒气渐渐平息,语气中依然带着些许脾气,说:“十年前我已经为你准备了药材,可你却就此失踪。刚刚我已经放出消息,过几天就能送来。不过看你的样子,怕是要在这里终老,这批药物花费不小,我这就让人拿回去出售!”

苏东亭此时泪流满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十几年前的情景一一浮现,他不禁扪心自问:“我真的错了?我真的在逃避?”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呵呵!”

苏东亭擦拭掉泪水,微红的眼眶中透着毅然地神色,他转过身,道:“药材拿过来吧,我决定出去走走!”

“哈哈,你终于想通了!”钟文韬开怀大笑,他在为东亭高兴。

“嗯,这次出去,我计划带苏衍回门派,也算是认祖归宗吧,这么多年,也该回去看看了!”

“好……等等,你要带苏衍回去?”钟文韬急了,从椅子上跳起来,说:“刚刚说好的,苏衍要拜入我的门下,你怎么变卦了。再说你那个小门派怎么能和我钟家相比。”

“对于苏衍来说门派虽小,但比家族更有前途。家族的掌权人永远靠血脉传承,门派则不然。即使苏衍现在没希望,等他的实力逐渐加强,未尝不可以一步登天!”

“一步登天,你在门派的仇人可不少!”

“你在钟家的处境未尝比我好!”

两人又开始争吵,显然在这个层面上钟文韬讨不了好处,只能苦笑道:“早知如此,我就不会开导你,不过去哪里还要看苏衍自己的意见,你不能替他做主!”

“好。”

“什么时候起身?”

“等我疗伤以后吧,说不定还能有不小的突破。”这些年,苏东亭因为内伤和隐忧的缘故,迟迟无法突破,一旦伤势修复,冲破这一条大坝,这些年的积累就会犹如滔天之水,冲破重重障碍。

“而且,林家之事未了,看看苏衍的手段也无妨。说实话,我还真看不透我这个徒弟。”

离开的苏衍并不清楚房间内的吵闹,他心中再次生出紧迫感,修炼、修炼,只有实力提升才是王道!

……

兽潮是一场灾难,灾难过后却是庞大的财富。往日难得一见的高级皮毛,现在到处都是,东岚县城也聚集了一群其他州过来的商人。

离开山村时,苏衍还带了一些村民,顺路去卖一些毛皮。数以万计的尸体中,虽然大多数的皮毛已经不完整,但仍然有极少数完美无缺。

同时还有很多珍稀药材,尤其是巨熊胆,非常稀缺,兽潮过后,几乎近半的巨熊永远的留在山中,光是巨熊胆的财富就足够苏家村全村生活几百年。

尸体蕴含着财富,但同样也是危机!

东岚山附近,除了苏家村幸免于难外,其他村庄或者被兽潮所灭,或者被拉到郡城清理尸体。不仅危险,九死一生,从尸体上的所得还必须上交。

没有劳力,山上的尸体根本没办法清理干净,苏家村依然被重重危机笼罩。

至于郡城,根本不可能从那里得到援助。林家的人肯定会阻止,而其他家族的人恐怕也不会在这上面和林家作对。只要在上游设置屏障,瘟疫也很难感染到郡城。

这次苏衍下山,除了要去灵苑外,还要去说服那些商人带头清理山林!既然可以借“神秘人”的势,同样可以借商人的势。这些商人的势力可能不凡,但对山上却没有苏家村的人熟悉,猛龙不过江!何况苏家村有两个御空境的强者守护,双方的实力可以维持在一个平衡的位置,这恰恰是合作最好的局面。

这批货物很多,再加上山路不好走,临近中午的时候,东岚县城才出现在眼前。

陈家是东岚县城最大的家族,消息非常灵通。即便是很不起眼的陈建,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苏衍的到来。

陈家内院,一个玲珑细琢,布满亭台楼阁的小院中,陈建愁容惨淡地喝着闷酒。以他的性格,心里藏不住事,仇从来不隔夜报。

苏衍是药铺的常客,来历很容易调查。调查清楚后第二天,陈建就开始做准备,招呼了一群狐朋狗友,准备复仇。定好行动的日子,陈建那几天过得很舒心,他不认为一个小小的山民还有反抗的能力,结局已经注定。

然而,突生变故,居然遇到百年难得一见的兽潮。滚滚兽潮经过县城的时候,为了显示自己的气概,他也上城楼看过。当时就有些脚软,幸好有侍卫扶着,才没出丑。

看见侍卫,陈建就想起前几天的侮辱,顿时就想爆发。为了自己的名声,只好把愤怒的心按下,兽潮过后立刻派人去山里了解情况。

陈建本来计划亲自去,后来想了想,兽潮还没有平息,若是碰到落单的猛兽,自己的安全没办法保证,这才派人去调查。临走时,陈建一再嘱咐:苏衍即使死了,也要把他的尸体带回来!

此时苏家村的情况已经渐渐被传开,有的说苏衍杀了一只巨熊,有的说杀了三只,还有人说苏衍的师父一剑杀死几十只巨熊,越传越邪乎,灾后幸存的村民无不希望搬到苏家村,家里有女儿的也把苏家村作为仅次于县城乡镇的候选地。

打探消息的人越听越胆怯,浑身冷汗。虽然每个人的说法不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家村杀死了一只巨熊,也就是说苏家村至少有一个培元境的武者,这根本不是陈建能抗衡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为了自己的生命,陈建只能去求母亲,带一个培元境的武者一起前往。

为此他给苏衍按上一个“罪名”,投靠陈文,娘舅家的人为了打击陈文肯定派人帮忙。对于这个理由,了解儿子的陈母显然不信。

为此,陈建在家喝了两天闷酒,以为彻底没了机会,谁知局势变幻如此之快。

苏衍这次的目标是叶家商会,叶家商会是大夏国有名的商会,出售毛皮事小,更重要的是后续的合作,当然要选择这些名声比较好的商会。但有一点他没有料到,陈文居然能搭上叶家商会东岚县分会这条线。

陈建除了性格跋扈一点,其他方面并不逊色陈文。得到这个消息后,大笑一声:“来人,多买些酒菜,晚上我开庆功宴!”

投靠陈文的“罪名”也许没人会相信,但这批货物却足以让娘舅家的人无视一个貌似培元武者的威胁。

“看你这次还能不能逃过一劫!”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