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古言
  3. 三夫四朝
  4. 第四章 真命天子

热门小说《三夫四朝》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 真命天子

刘烨扫向出面解围的那个人,他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打扮比这些长老大臣们有品位得多,没有那些繁冗的项链挂坠,简单清爽的长袍干净利落。

他抬起头,白皙俊秀的脸庞在一堆络腮胡中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而令刘烨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双笑起来温柔似水的眼眸,清澈见底柔情百转。

这种长相的人很容易留下好印象,尤其是他还这么年轻,又能做到有礼有节不卑不亢。想必也不是个普通人物。

当他起身的时候,蒙古包里的那些人都随之安静下来,全神贯注地看他如何调解这场左右夫人之争。

刘烨打量着这些人,一个个阳奉阴违,他们借着晚宴之名,故意挑拨是非,只在军须靡身边安排一个位置,乍看上去像是无心之过,但实际上却是居心叵测。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试探军须靡的态度,还能逼得须其格当众翻脸,如果他们以为解忧公主这么好欺负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年轻人不知是什么来历,但看起来军须靡挺重视他的,军须靡微微往前倾着身子,极有兴趣地问:“堂弟,今晚你安排了哪些活动,每次你都会带给本王惊喜,本王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堂弟?刘烨心中一颤,不禁多看了那男子几眼,原来他就是军须靡的堂弟翁归靡?解忧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史书上说翁归靡对解忧公主言听计从,他们夫妻感情和睦,乌孙归顺汉朝也是翁归靡力排众议争取的结果。

刘烨的心情有几分激动,毕竟她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相比身边坐着的这位络腮胡,她当然更属意眼前的清俊少年。

翁归靡朝军须靡行个大礼,朗声说道:“得知王兄与两位夫人前来,臣弟特意安排了赛马表演,此次悠游部落进贡的天马,皆已受过马术训练,大王若有兴趣的话,可以偕同两位夫人到账外观赏。”

军须靡猛地拍下大腿,这么好的主意他咋就没想出来,两位夫人为个座位争破脑袋,都带出去不就没事了么。

“好啊,好啊……”军须靡指着堂弟笑得合不拢嘴,“本王最喜欢马术表演了,二位夫人,走,咱们出去看看。”

须其格撅着嘴,气鼓鼓地瞪了眼翁归靡,她嫁过来这么多年,这个小叔子好像从来没有关照过她,以前细君公主在的时候,他就处处偏袒,现在走了个细君,又来了个解忧,这争风吃醋的日子到底有完没完。

军须靡揽着须其格的肩膀安慰:“走吧,你不也喜欢看驯马的么,难得悠游部落又进贡了天马,堂弟精心安排的表演一定很精彩的。”

“呵呵,好呢,臣妾当然喜欢啦!”须其格笑嘻嘻地挽起他的胳膊,谄媚道,“只要是陪大王,去哪儿都乐意呢。”

“好,好……”军须靡转而又看向刘烨,“不知右夫人意下如何?”

刘烨巴不得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蒙古包,连忙笑道:“臣妾求之不得。”

两位夫人的意见达成一致,争宠的僵局也化解了,军须靡顿觉神清气爽,忙不迭地拥着须其格和刘烨走了出去。

训练有素的天马弹跳力惊人,驯马师的花招层出不穷,跨越障碍穿过火圈之类的表演引得众人连连尖叫。军须靡看到兴头上,心痒难耐,抓起马鞭冲向马场。

昆莫亲自驯马,草原上的民众顿时沸腾起来,长老大臣们也都围聚上前,纷纷称赞英勇神武的大王。

须其格斜眼瞥向刘烨,原先那口恶气要是出不去的话,晚上她是睡不着觉的。这些汉室的女子一个个弱不禁风,真不明白男人们为什么喜欢,当初细君公主宁死也不肯嫁给军须靡,要不是汉武帝要她嫁,恐怕真得悬梁自尽呢。

后来,细君公主为军须靡生了个女儿就去世了,临死也没有向军须靡示好,仿佛她的丈夫是个十恶不赦的淫贼,屈从于他是天大的耻辱。真是笑话,草原上的风俗历来如此,丈夫死了,妻子就要过继给同族,不管是儿孙还是叔侄,这种规矩是改不了的。

兴许是细君公主的冷漠伤害了军须靡的自尊,军须靡也没再提起细君这个人,连他们的女儿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交给一个老嬷嬷看管,一年到头也没见过几回。

可是,乌孙的长老们却极力劝谏军须靡与大汉联姻,这不又来了个解忧公主么。出乎须其格的预料,这女人不仅比细君长得祸害,为人也是大不相同,从她来到草原那天起,就没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军须靡接连几天没去她那里,也没见她半点不开心,相反还很积极地跟长老们处关系,军须靡对她的冷落显然没有任何影响。

“左夫人,少夫翁主来了。”老嬷嬷的轻唤将须其格从沉思中拉回现实,她挑了下细如弯钩的眉毛,慵懒地应了声。

少夫翁主?刘烨循着须其格的视线看去,老嬷嬷手里牵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娃,精致可爱惹人生怜,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草原上的陌生人,不由自主地往老嬷嬷身后躲去。

听说细君公主为军须靡生了个女儿,没过多久就去世了,难道这个小女娃就是他们的女儿?看这精巧可爱的脸庞应该八九不离十,再听她的名字少夫,史书上应该也是这样写的。

须其格面无表情地看了少夫一眼,语气冰冷地像千年寒冰,逐渐拧起来的两道眉毛夹着难以掩饰的厌恶:“过来,让我看看。”

少夫躲在老嬷嬷身后,粉嫩的小手扯着她的衣裳不肯过去,须其格不耐烦地撇撇嘴:“跟你娘一个德行,不识好歹,真当自己是什么翁主公主啊,不过就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小孩子听不懂这番刻薄话,眨眨水汪汪的眼睛,眼看就要落下泪来。刘烨看着于心不忍,走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少夫,不怕,你看这儿有好多马呢,它们会跳火圈,是不是很好玩……”刘烨摸着她的小脸逗她,指向草原上的军须靡,“看,那是你父王,在骑马呢!”

少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稚嫩地叫了声:“父王,父王……”

刘烨开心地笑了笑:“对啊,叫父王……”

“父王……”少夫拍着小手声声唤道,苹果般的可爱脸庞泛着兴奋的红晕。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