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短篇
  3. 一米阳光
  4. 第十四章 不属于我的怀抱

小说《一米阳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不属于我的怀抱

我顿时羞红了脸,看着米阳的眼睛,越发猜不透他。

“你就是来让我难堪的么?”

他却站直身子:“我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这句话对我的伤害,比可心的刀子厉害多了。

我闭上了眼睛,别过头去,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你害我的公司受损,虽然这点损失我能承受,但我也不会让你和你的奸夫逍遥快活。”

一口一个奸夫,看来,可心是这么跟他说我和顾辰的。

“好,那我们就走着瞧。”我愤恨瞪向他,眼泪也夺眶而出。

他却突然在我额头印上一个冰冷的吻:“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人,我会折磨你一辈子,直到你死。”

他帮我整理了一下头发,用冰冷而阴森的语气对我说:“我还会来看你的。”

我顿时浑身一震战栗,他走后很久,我的内心都无法平静。

我住院期间,哥哥已经被顾辰送往上海的医院治疗,柳医生也跟医院申请,把自己的工作关系也转了过去,只为了陪在我哥哥身边照顾他,有柳医生照顾哥哥,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我知道,不管是我哥转院去上海,还是柳医生转工作关系,顾辰都出了不少力。

再加上,这段时间都是他在照顾我,其实他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但我始终没办法接受他。

对米阳,我也不知道是爱更多,还是恨更多,反正他始终都在我心里,在这种状态下,我怎么能开始新的感情。

病房里有专门供家属休息的地方,我从不让顾辰在医院过夜,晚上都是一名护工陪着我。

住院的第七天,我吃过晚饭在病房里活动筋骨,慢慢地走着路,八点十三分,米阳突然走进了我的病房。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差点没有站稳,还好护工连忙扶住了我。

他坏笑着来到我身边:“我有那么可怕吗?你都这样了,我又不能对你怎么样。”

说完,他就让护工先离开了。

米阳走进屋里,看了看供家属休息的地方,好像检查我偷情的痕迹似的。

“你到底还来干什么!”

等他检查完房间,满意地点了点头,才对我说道:

“我会不定期来看你,你们两个最好不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我撞见。”

我觉得特别可笑。

“你凭什么管我,咱们已经离婚了,你忘了吗?”

他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离了又怎样,我就是不想让你痛快。”

“还是回去看好你老婆吧,别以为她有病,就不能偷男人,我话说到这,你好自为之。”

米阳的脸色顿时变了,攥紧的拳头,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

“我不许你这么说可心!!!”他咆哮着。

看着他生气,我反而高兴起来。

“你这被爱情蒙蔽的智商,还真是感人。我说的都是事实,不爱听可以走,门口在那边,不送。”

说完,我扭过头,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回到床边。

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真不知道可心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能让他这么无条件的信任。

一生气,我身上的刀口就又开始钻心地疼。

我扶着床栏,嘴里嘶嘶地吸着冷气,想往床上坐,却坐了个空。

就在我倒下的瞬间,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我。

靠在米阳的怀里的那一刻,我是多希望他能真正关心我啊。

可一看他那冷酷的双眸,我就重新回到了现实,他怎么会关心我?

一切都是我的奢望。

这个怀抱,也不是留给我的。

我把他的双手从肩上抖落掉:“顾辰要回来了,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和你在一起。”

他瞪着我,扬起拳头,我连忙蜷缩身体,紧接着,床栏发出轰的一声,米阳扔下一句“不知廉耻”便走出了病房。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滴眼泪悄悄落在我的衣襟上。

其实,我是希望他能留下来陪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由自主就说出了气他的话。

也是,是我做过太多徒劳的努力,都没能挽回他的心,我真的累了,也怕了。

出院这天,顾辰本来说好要来接我,但路上却出了个小事故,他说让我务必等着他,但我觉得自己身体恢复好了,也没必要事事麻烦他,就一个人办了出院手续。

当我走出医院大门,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的口气,就迎来了噼里啪啦朝我砸来的臭鸡蛋。

我被砸蒙了,看着那些和我素昧平生的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他们口吐脏话,骂我是婊子,说我不要脸,问我装病骗了米阳多少钱……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烂菜叶子挂在我的头发上,鸡蛋液连着鸡蛋壳黏了我一身。

我茫然地站在大街上,看着那些或年轻,或年长的陌生面孔,无助的感觉自己就像被困在了孤岛上。

透过围攻我的人,我看到一个穿着高跟鞋,戴着墨镜的女人站在街对面。

那是可心。

她冲我露出残忍的微笑,然后踩着高跟鞋,扭着腰枝扬长而去。

还用猜么?这些人都是她花钱雇来的。

可是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一切,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我想奋力推开人群,却被他们推搡到了路边。

他们说我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不停高喊着:“打死小三!打死狐狸精!”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有人拿着手机对着我拍,有人冲我吐口水,有人谩骂我,有人揪住了我的头发,我只好蹲在地上,用手护住头。

新加入的人根本没有收可心一分钱的贿赂,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但他们才不关心我是不是真正的小三。

他们想做的,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痛打我这个落入阴沟的恶女人。

等他们回到家,会对自己的爱人说,今天在街上痛打了一个小三,替人出了一口恶气,吃饭都更香了吧。

我咬着牙,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直到我听到一声怒吼从人群外传来:“住手!”

米阳,是米阳的声音!

我抬起被泪水覆盖的脸,寻找着他的身影。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