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言情
  3. 总裁,别乱动
  4. 第17章 家暴

总裁,别乱动全章节免费阅读,总裁,别乱动全文阅读

第17章 家暴

岳阑珊在休息室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莫沉云站在床边,目光幽幽的盯着她看。

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你干嘛?”

在她醒来的一瞬间,莫沉云又恢复了以前没个正行的样子,凑上去,捏起她的下巴,邪笑道,“你睡着的样子,可真好看,如果这不是别人,我还真想……。”话到这里,他却顿住了。

可岳阑珊还是猜到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恼羞成怒的把他给揍了一顿。

莫总下楼的时候,都不敢抬头。

别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低着头跟人说两句,然后拉着岳阑珊,快速的离开了别墅。

上了车,他才敢抬起头。

赵强从后视镜,朝后座看了一眼,眉梢猛地跳了一下。

随即,快速的垂下脑袋。

生怕主人发现,杀他灭口。

莫沉云坐在椅子上,紧绷着一张脸问岳阑珊,“这个,你怎么补偿我?”

岳阑珊冷静的扭头,盯着他眼角的乌青看了好一会,默默地说,“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我调戏我的妻子,有什么错?”莫沉云拍椅子。

他想拍桌来着,只是面前没有桌子,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那我家暴自己的老公,又有什么错?”岳阑珊梗着脖子反驳,理直气壮,丝毫没觉得自己有错。

反驳完,大波浪卷一甩,重重的一声哼唧,扭头,看窗外。

莫沉云差点给她气哭,她打他,还有理了。

虽然很生气,但是,他拿岳阑珊还是没有办法的,只好沉闷的跟赵强说,“开车。”

“是。”赵强回答的铿锵有力。

其目的,就是不想让自己笑出来。

深夜的路道,比上半夜安静了许多,车子在路上飞速行驶。

很快,回到了别墅。

岳阑珊看都没看莫沉云一眼,自顾自的从车上下来,一只手,掰着另一只手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蹬蹬蹬的跑回了别墅。

易管家在门口迎接他们,“欢迎回来,少奶奶。”

“易管家,有夜宵吃吗?”岳阑珊摸摸肚子,刚在派对上,她只喝了酒,吃了点小点心。

都没吃上饭。

现在饿的不行。

易管家微笑的点头,说道,“有的,少爷之前打过电话回来,夜宵已经都准备好了。”

“谢谢!”岳阑珊点点头,抬脚去朝饭厅走去。

易韧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又扭头去看外面,眉头紧皱,按理来说,少奶奶到了,少爷也应该到了才对。

怎么还没进来。

易管家不放心,抬脚走了出去。

就看到半只熊猫走进来。

黑了一只眼睛的那种,他赶紧迎上去,担忧的问道,“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您眼睛这是怎么了,谁打的?”

“岳阑珊呢?”莫沉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大声问女人的下落。

“少奶奶,她去吃夜宵了。”易韧指了指饭厅的位置。

“艹”

莫总忍不住爆粗口,迈着长腿,加快了往饭厅走的速度。

走进饭厅。

莫太太已经吃的五分饱了,正抱着小碗喝汤呢。

夜宵嘛,不能吃太多。

有个五分饱就行,所以,她才吃的那么快。

“岳小姐,你可真厉害,打完人还能这么淡定的在这里吃夜宵。”莫沉云阴阳怪气地说道。

岳阑珊咽下最后一口汤,冷静的看了男人一眼,竖起一根白皙细嫩的手指,“第一,你不应该叫我岳小姐,你应该叫我莫太太,第二,我打你,是因为你欠打,这不是我的错。”

说完,不等莫沉云反驳,她放下小碗,推开椅子,起身,目不斜视的跑掉了。

易韧这才知道,自家少爷眼睛上的伤,是岳阑珊打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觉得生气。

反倒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世上,敢打莫家当家的人,还真不多。

打完还能这么健康的活着,又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更是不多,何况,她还是个女人。

管家在想什么,莫沉云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生气,“你说,她是不是很过分,很离谱,你知道她刚才说什么嘛,她说她家暴自己的老公,是没有错的,她这样的女人,是怎么当上警务人员的?”

“咳,也许,是因为少奶奶骨骼惊奇吧。”易管家清清喉咙,这是他今天在不小心在电视上,听到的台词。

莫沉云嘴角抽搐,傲娇的哼了一声,“把夜宵端楼上,我在房间吃。”

他知道岳阑珊有轻微的洁癖。

但他忘记了,他自己有很严重的洁癖。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莫总今晚进不了房间。

他站在卧室门口,试着开了几次门,都没有打开,可很明显,岳阑珊是在里面的。

也就是说,门是从里面被锁上的。

他伸手敲了敲,“岳阑珊,你给我开门。”

这一句,还是好声好气的。

但,无人回应。

“岳阑珊,开门,再不开,我就踹了。”这一句,他已经怒火冲天了。

门被掰开了一个小缝细,岳阑珊的声音,从门缝里透出来,“不开,您今晚去客房睡吧。”

“这是我的房间。”莫总那个气啊。

“我知道啊,现在是我的了。”岳阑珊眨眨眼,说完这话,吧唧,把门关上了。

差点拍扁了莫总高挺的鼻子。

这个时候,易管家正好端着夜宵上来,“少爷,发生什么事了?”他还没有看出来,自家少爷被锁门外了。

毕竟,在他的记忆中,是没人敢这么对他的。

“去把房间钥匙给我拿来。”莫沉云扶额。

易管家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他现在是由衷的佩服岳阑珊了,一次一次的,能刷新他的三观。

但,该说的还是要老实的说,“少爷,这房间,没有钥匙。”

“什么意思?”莫沉云脸拉了下来。

再配上他那眼角的乌青,看着并不吓人,反倒有点搞笑。

“是这样的少爷,这是您的卧室,您的卧室我们一向是没有留下备用钥匙的,唯一的一条钥匙,还在里面。”易韧尽职尽责的说道。

“所以,我今晚要在客房睡?”莫沉云脸上黑云密布。

易管家,不敢点头。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