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灵异
  3. 工地诡事
  4. 第009章 传言

工地诡事最新章节_工地诡事免费在线阅读

第009章 传言

第009章 传言

采访过去没多久,村子里来了几个陌生人,说是接到宣传部的委派到这里来修石碑的。

那个年代的人看到上面下来的人都特别开心,因为上面下来人就证明这里马上就要开始发展了,所以家家户户都把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待那些人。

没想到当天夜晚,发生了一件怪事,村子北面的山莫名其妙的塌了一片下来。

据那些修石碑的人说,是他们白天采石头,下炮眼时候炸药放多了导致的。

反正离村子的距离很远,也没有什么影响,第二天那些人就离开了。但村子里开始传言,那些人放的一炮,把那座山的脉眼给炸坏了。但那个年代,这种说法绝对会被视为封建迷信,严重的话可能会被抓起来揪斗,所以这只是在暗地里流传。

说来也奇怪,从那以后村里的人老得越来越快,百岁老人也越来越少了。

传言越来越盛,说是这村子的风水已经被破坏掉了,不能再住人了。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家搬走,一晃眼过去了四十年,到了现在这里就剩下了这个老人。

这个老人似乎很久没有跟人交谈过了,这时候碰到了我和丁磊,除了刚开始有些拘束,抽了两支丁磊的“芙蓉王”之后,话闸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看起来挺开心的。

说着说着老人家颤巍巍的往房间里走去,等他走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一张合影。

老人告诉我们,这是当年那些刻石碑的人与他们家的合影,当时那些人就在他家住了一个晚上。

照片前排是有个老头和一个小孩,老人胡子很长,由于照片年代远久,表情已经看不清楚了。老人说那小孩就是他,长胡子老头是他祖父。站在后面那几个年轻人还有一个中年人就是来刻石碑的。

我总感觉到那个中年人看起来很眼熟,但就是记不得在哪见过。

丁磊接过照片,愣了愣,嘴巴张得老大,他惊讶的说道:“老板?他怎么会来这里?”

我看了看,的确有些像,我来工地的第三天,马经理带老板坐过我的电梯,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老板,但他看到我开了句玩笑,说是这么漂亮的妹子开电梯是不是太可惜了,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刻。

可是这是四十年以前的照片,老板那时候应该十岁都不到,不可能是他。可是看轮廓,确实太像了。

“莫非这是老板的父亲?”我和丁磊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个意外地发现,让我更加紧张不安。这些人过来绝对不是修筑一块石碑这么简单的事!那他们当年在这里究竟做了些什么,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我胡思乱想了很多,但始终不得要领,毕竟知道的东西太少了。真相似乎被掩藏在重重迷雾之中,我永远也无法看清楚。

已经到了两点多,已经超过了上班时间,如果现在返回工地,过去估计也已经下班了。丁磊想打电话向马经理请假,然而这个地方居然一点信号也没有,也只能等着挨骂了。

既然赶不回去,丁磊提议趁着天还没有黑,去村子当年塌下来的那个山头看看,让老人带我们过去。我把丁磊的话翻译了一遍,老人面色大变,连连摆手,说是那个地方很邪门,去不得。

他告诉我们,自从山塌了之后,村子里不止是人受到了影响,就是连飞禽走兽都受到了影响,动物越来越少,差不多快灭绝了,连家畜家禽都养不活,这才让村里人决定离开这里的。

老人说话颠三倒四,逻辑很混乱,我们弄了很久才明白过来。他说那个地方风水坏了,煞气很重,人在那站一会儿都受不了,千万不要去!

老人的话让我感觉有些夸大其词,我听说风水发挥作用一般都要很长时间的,不可能马上见效。丁磊死缠烂打,老人只得把大致的方向向我们指了一下,让我们自己过去。

我们离开了老人的家,顺着老人指引的方向,来到了那座小山附近。

那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山,与其说是一座山,不如说是一个土坡,上面光秃秃的,一点植物都没有,可以说是寸草不生。

转悠了半天也没能发现什么异常,丁磊拿手机拍了几张相片说是带回去研究。

我拿起他的手机,翻开相册一看,那几张相片全是模模糊糊的,连山的轮廓都看不清。我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几张,结果也是一样。看来这不是我们手机的问题,而是被什么东西干扰了!

接着我就开始感觉到头有点晕,丁磊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叫了声这地方有些古怪,拉着我就往回撤。回到老人家里,这种感觉马上就消除了。

天也快黑了,丁磊帮着老人去打水,而我就在厨房里烧火,老人也没有什么食物招待我们,只是弄了些红薯过来。

我把几个红薯洗了切片,做了一锅红薯汤,当然也煨了几个在灶台下边。

吃过饭,老人把我们安排在一间厢房住下了,里边一股发霉的气味,似乎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讲究了,我们把门窗全部打开,让空气对流了一阵才进去。

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疑惑,虽然累得要命,但却无法入睡。丁磊说做做运动可能容易睡着,我正想问爬了大半天的山运动量还不够吗?他却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看着他一脸邪笑,我才明白他想做的是什么运动。

丁磊双手不停,弄得我痒痒的,如同一股电流袭来,我立马变得软绵绵的,开始热烈的回应起来,渐渐地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强有力的顶住了我的小腹,不由得一阵狂喜,他终于恢复了!

可问题来了,这里没有纸巾,把别人的地方弄脏了可怪不好意思的。丁磊早已情迷意乱,根本就把持不住,他坐到床框边上,要我坐在他身上,说是用这种姿势做不会弄脏床,待会用他的内裤擦擦身子。

“丁磊,有没有带套过来?”迷乱之时我还是没有忘记这一茬,但我知道这一问纯属浪费表情,这东西怎么可能随身携带,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过夜。

丁磊凑在我耳边说,待会不弄在里面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能够做到这点,于是抛开一切杂念,配合他的动作开始上下起伏……

丁磊的决定没错,运动之后,原本紧张不安的心情顷刻化为乌有,窗外凉爽的夜风吹进来,令我心旷神怡,一股疲倦感袭来,我马上就睡着了。

“思思,醒醒……”丁磊在我耳边轻轻呼唤,把我给吵醒了。我以为他又想要了,身子一翻,向一只八爪鱼把他给缠住了。

“别闹!”丁磊一把将我推开:“外边好像有些动静……”他下了床,趴在窗边,似乎在聆听什么。

我赶紧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外边凉风呼呼地吹着,风声中夹杂着一些窃窃私语,似乎有人在说话,但声音很低,一句也听不清楚。但感觉这是那个老人的声音。

真是太奇怪了,这个村子不就只有他一个人吗,他难道是在自言自语,又或许是在……想到这里,我感觉身子发冷。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然而这声音瞬息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低沉的呜咽声,含含糊糊,似乎喉咙被堵住一般。我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丁磊感觉到我的恐惧,紧紧的把我搂住,回到了床边坐下。

看了看手机,时间还是凌晨两点,那声音渐渐地平息下去,只剩下夜风在山谷里呼啸,如同妖魔鬼怪在外面肆无忌惮的横行,但此刻我们睡意全无,紧紧抱在一起,惴惴不安的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窗外那令人难以忍受的声响依然断断续续的刺在耳膜上,令人不寒而栗。时间如同凝固了一般,一分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幸好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否则我早就已经崩溃了!

当黎明的第一束亮光射入室内,我们这才舒了一口气。走出厢房,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看到老人,看来他已经出门干农活了。

昨晚与丁磊狂乱,只是随意擦拭了一下,下边依然感觉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我就去厨房烧水,准备好好洗一洗。

灶台旁边的柴火已经用完了,我记得厨房外边有一大堆柴,于是走了出去。原本靠着墙堆着的柴火居然倒了一地,我抽了几根出来,意外发现里边露出了一点衣角。

我赶紧把丁磊叫过来,他先是愣了一愣,接着发疯一般用手把一堆堆的柴火扒开,这时候我看到了那个老人满身是血的躺在柴堆下边。

他的脸色发青,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全身早已僵硬,被柴火压得变形,面目全非,触目惊心!那些血痕已经干涸,看来已经死了很久了。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