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军事
  3. 徽宋逍遥歌
  4. 第三十三回 逍遥续攻受阻 妖道术法作弊

徽宋逍遥歌全文阅读,徽宋逍遥歌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回 逍遥续攻受阻 妖道术法作弊

第三十三回 逍遥续攻受阻 妖道术法作弊

见时机已到,周瑜、陆逊令旗又一挥,放出一声炮来!

只见船上弓弩手、火铳手一起忙活起来,我大喊,“斜上方四十五度角!”

“嗖嗖嗖……”“轰轰轰……”弓箭、火球不要命的朝着贼军射去!漫天烟花!花枝招展!

贼人船队一片大乱!中箭挨炮者不计其数,贼兵或死或伤,贼船或着火或碰撞,没有几个囫囵的了。

白钦大怒,“快给我灭火!快撤!”

于是,仅有的打仗和抵抗的人都去灭火和划桨了,贼军熙熙攘攘跟赶集似的往上游退去!

江中未留下兵船尸骸,但我已日过……泰戈尔说的?!

此时不痛打落水狗,更待可时?!我大喊一声,“全速追击!把挠钩准备好!钩船擒贼!”

周瑜、陆逊听了,按我指令挥舞令旗!宋军行动快捷有素!

忽然,江面无风起浪!瞬间波涛汹涌,浪高水涨,宋军整个船队跌宕起伏,摇曳不停,众军士摇摇晃晃,头晕不已,旌旗落倒,兵刃坠地,军容不整。

“一起摇摆!一起摇摆!忘了所有烦恼吧!一起摇摆!”

额,你们看我干嘛?!我只是来了些乐感!……

刚刚还整齐完备的大宋水军突然变得很水!

可令我们惊讶的是往上游逃窜的贼军之江面却波澜不惊。

“哎呦我…呕…去你丫的…呕…怎么个…呕…情况这是…呕…见鬼啦?!”我开始晕船,乐感也没了,一边干呕不已一边骂到。

“主公……如此看来,……定是有人使了妖法诡计……”孔明还好,说道。

“主公且看!”陆逊于高处一指!

众人顺着陆逊所指,眺目望去,只见对岸隐约处,有一高台,正有一人披头散发,点着火把蜡烛,旗幡招展,手舞桃木剑,张牙舞爪干些什么,还时不时的朝我们一指。

“呕…草你…呕…大爷的作弊啊!……这不是…呕…孔明你该干的么?!……呕……”我快不行了,幸好张顺、张横水性好,扶着我。

“丞相,我等该如何是好?!”周瑜问道。

“全军……呕…趴下,等待…呕…那厮完事……”我断断续续说道。

众人听令,刚要趴下,陆逊叫到,“不好!贼人又杀回来了!”

狗.娘养的看我们被你们的妖法搞成这样,来落井下石啊!好!有想法!我服了!

我正无计可施,张顺张横道,“丞相,我二人来投尚未有尺寸之功!我等申请潜水至对岸,擒杀那妖将!以破妖法!”

“嗯……好…别无他法了…快去…千万小心…不行就回来………呕…”我趴着道。

“是!”二人一拜,转身“噗通”跳下江去,水里冒了几个泡,便没了动静。

这时,去而复返的贼军已经很近了,“哈哈哈很爽吧!这下你们玩完了!”贼军大笑。

周瑜、陆逊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儿,“命陆军趴好,水军收帆划桨后撤!”

船功比较好的兵士们奋力行动!

“不用跑啦!没用啦!”贼人大喊,同时又开启抛石机,石头西瓜又来慰问了。

不过,因为我们船体晃动颠簸的厉害,倒使得抛石机准头大减,比之前差太远了,故而我们不能应战,却也没受多少伤害。

但是仍旧让我们气愤不已的是,我们船下江水依然折腾不息,出了我们这片还真就是风平浪静!

这不是摆明昨逼倒怪嘛?!

“你麻痹的会妖法了不起啊!那玩意好使是吧?!回头我把左慈、于吉全招来!”额……貌似没看到混沌戒里有他俩名字,好吧,还是先撤远点再说。

于是乎,江面上两片船队,一片逃躲,一片追打,堪堪的往下游而去……尼玛要一直玩耍到出海口好看了!

正当两个船队互相“嬉戏”在高潮,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宋军船队一稳,仿佛天地间都安静了下来。

风停了,水静了,船直了,人也精神多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众将士爬起来,果然!

“贼人妖法被破!将士们,全力迎敌!”周瑜大喊!

“轰隆隆!”宋军船只重整旗鼓,很快就调整好自己,摆好阵势,扬帆树旗,兵甲归位!

那方腊贼船正马力全开追的欢,冷不防宋军水域干扰全无,一时没缓过来,也就仍然朝着宋军飞去。

“草!还他妈划桨!快往回划啊你们这些傻逼!!”白钦先反应过来,大惊!

可是,操纵战船毕竟不是自己手指动动那么容易快捷,当贼兵们也反应过来、重新调整好方向,贼船却已经向前又前进了不少,而宋军战船也开过来不少。

宋军与贼军已经交接到了一起,大条了。

宋军众将士早就被之前气红了眼,对着距离还远的贼船就是一通箭炮能射,距离近的直接挠钩一抓,拉到一起,飞身上了敌船,大杀起来。

关羽、张飞、赵云、马超、王寅、袁朗虽然不善水战,但毕竟是超级猛将,在船上也比一般人猛的多,那也是大杀四方的主,在各只贼船上往来冲杀奔走,乱砍乱戳!

关羽撞着吴值,战不三合,一刀剁了;张飞一枪捅倒了张道原;那凤仪碰上马超,战了几合,自知不敌,翻身跳入水中,却被赵云用枪戳死在水里。

那白钦仗着水性好,船功高,与袁朗缠斗了十余合未分胜负,还嘻嘻哈哈的装逼。

突然,哪知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金剑,金光一闪,直插白钦后背。

那白钦大惊,停下身子,歪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背上的金剑,忽然又看了看前方手捏法决的李助,指了指,刚要说话。

“受死吧你!还想干啥?!”袁朗一抓袭来,将白钦打死于甲板。

王寅于高处一刀砍倒了“白”字帅旗。

众贼兵见帅旗已倒,主帅又死,皆肝胆俱裂,没了斗志,纷纷跳水逃生,偶尔驾船逃窜的,又被刘梦龙、牛邦喜后援围住,端的是一条船没有走脱。

逍遥允竖起招降幡,降者无数,余皆死于船上或跳水被乱箭射死。

方腊水军全军覆没,统领大将白钦阵亡,副将廉明遁水而逃。

大宋水军大胜,得战船辎重无数。全军于水上休整一番,继续向南岸开拔。

刚靠岸,对面呼啦啦一群人马拥了过来。

“有贼人!准备应战!”孔明大喊。

“慢!军师且看!”我说道。

那群军马逐步靠近,当头的正是张横、张顺二将,来到近前,滚鞍下马,拜道,“幸得丞相无恙!”

“好好好,二位将军干得好!功劳大大滴!”我高兴到。

“丞相,我等惭愧!我二人上岸之时,那作法妖人已经就戮!”

“啥?!死了?自杀啦?!精尽而亡?!”我不解。

“不不,丞相,乃是这位将军所为!”二张说着引来一位将军。

我定睛一瞧,嗨!不是那“小养由基”庞万春还是谁?!

那庞万春手里提着一个人头,“啪”的扔在地上,走过来纳头便拜,“丞相!万春投靠来迟,还望赎罪!”

“哎呀呀庞将军快快请起!不晚不晚!”我赶忙扶起,“自前时一别,逍遥甚是思念,今日相聚,真他妈开心啊!”

原来自开篇与王寅、庞万春相识,二人便表明忠肝义胆之心,只是苦于朝廷奸佞当道,又耽于贼寇残暴无道,听我言语,颇为期待。后得知我做了丞相,又做的一系列端的是为国为民的惊天大事。于是二人计议,分别奋起,王寅宋军助得楚州,而庞万春稍晚,只待如今决战的最后时机再出手,以得力挽狂澜之效。

“丞相!此乃今日作法乱军的妖将郑彪首级!趁他施法时,被我一箭射杀!今权做见面礼!还望能随丞相左右,全我忠义,博个功名!”

“好好好!逍遥求之不得!”我高兴道,又带他与众人互相引荐一番,王寅、庞万春也是老相识,今日重聚自然欢喜寒暄。

我又看着郑彪首级,道,“我说这妖法甚是厉害,倘若方腊一直派妖将出战,我等岂无胜算?”

“那倒不会,丞相有所不知,这妖法虽厉害,却不能常用,尤其不能用于世俗之争,否则极伤真元、阳寿和阴德,故而妖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施法助战!”

原来如此,这家伙也蛮拼的!方腊也是孤注一掷!

看看天色已晚,逍遥允下令,“就地安营扎寨!做好夜间警戒!”

......

夜里,宋军营寨灯火通明,将士们轮番值岗,以防贼人劫寨。

逍遥允正在中军大帐中与众人议事,忽然“轰轰轰……”,如放炮一般的连续轰响。

只见无数火球从天而降,映照天地!仿佛流星雨,又仿佛陨石撞地。

“轰!”一个火球正砸中大帐,一下子在孔明、王寅身边炸开,两人哪躲闪的及?顿时被炸了个外焦里嫩,浑身冒烟,昏死过去!

“军师、王将军!”我冲过去大叫,直接“妙手回春!”抵住二人胸口。

还好,没死。

治疗完毕,命人将二人抬走,看着满天依旧连续不断的火球,我大骂,“咋地了这是?!怎么回事?!”

庞万春在旁边喊到,“丞相,这必是妖将包道乙所为!前时抗击海贼,我见他过此招!”

“我滴妈呀还有会妖术的啊?!不要命还是不要钱啊?!”我骂到。

庞万春道,“丞相,这包道乙法力强大,远在郑彪之上!”

“现在怎么办?!那包道乙在哪?!快去结果了他!”我喊到。

“丞相,那包道乙现在应该在城中祭坛,里外还有好几路兵马,恐怕不行!”庞万春道。

“那咋办?!就这样睁着眼睛挨打?!”

众人无语。

“丞相!不如让众将士皆持盾牌,找掩护,先……”李助还未说完,忽然外头杀声震天!

“报~!丞相!营外两路贼军杀来,看不清是谁!”

“哇呀呀!气死俺老张啦!我去会会他们!”说完张飞冲出营寨。

“我等也去!不能弱了威风!”关羽、赵云、马超陆续出营!

李助、袁朗留守!

一时间,营中火球不断,营外喊杀一片,端的是混战不堪!

一直闹至夜间午时(半夜零点左右),火球不落了,双方也鸣金退兵,贼将薛斗南被马超斩杀。原来是紫金山、栖霞山各出了五千兵马,由薛斗南、温克让带领,趁乱前来偷袭。

清点人马,宋军折了四五千人,主要死于火球空袭,端的是令人郁闷非常。

第二日,安置好死伤将士,宋军拔寨进军。

行不几里路,来到一片险峻之处,左右皆为山区,中间一片宽道和大湖。

“此乃何处?”逍遥允问庞万春。

“丞相,此处左为紫金山,右为栖霞山,前面为玄武湖,再后面即为江宁城。”说完,庞万春又将各处兵马一一讲解。

孰不知,庞万春跟了逍遥允后,方腊已将布置更改,倒也有些脑子。

只是青天白日的,这两边山林怎么雾蒙蒙的,啥也看不见啊。

正说着,忽然一声炮响,宋军前后皆由山上滚下许多巨石滚木,咕隆咕隆,瞬间将前后道路堵死!

原本朦胧的两侧山上,忽然清晰起来!这才发现其中立着许多旌旗,自然也有数不清的兵马!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数一数到底几只鸭,只见左山上一将令旗一挥,大喝一声,“放箭!”

“嗖嗖嗖~!”无数箭芒自两侧从天而降!

而这时,那雾气竟然从上而降,直接落入宋军阵中!

又是妖术!!!!

这下大宋军队可真成了瞎子,白茫茫的大雾,能见度极低,根本看不清彼此,何谈上方的箭雨?

于是乎,宋军惨叫连连!一片哀嚎!众人死战后退,幸得事先大都带了盾牌,否则还不知要怎样呢。

拖拖拉拉、磕磕绊绊,一直到下午,狼狈不堪的宋军才退回营寨。包括我在内,几乎所有将士身上都有伤,这次竟然折了万把人!

没办法,还得“妙手回春”一番,能救则救!

是夜,逍遥允与众人一个个的缠着绷带,面相愁苦的坐在一起,唉声叹气,没办法,面对妖术真一点办法没有!

我心沉入戒,“混沌戒!你丫的不是有道法通玄么?!开启啊!搞毛啊!”

结果混沌戒啥也没说,却是一根羽毛飘飘悠悠的从虚空中落到我脚下。

我.日!

……

而江宁城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哈哈哈痛快痛快!”方腊于酒桌上开怀大笑,“这逍遥小儿屡屡受挫,早已气炸了吧!真是解气!这都是众将功劳!”

王庆也说道“不错,也全仗包法师道法通天!宋军无能为也矣,只能被我等蹂躏哈哈!!……额包法师呢?”

“包法师正在闭关调养,以备来日。”左右道。

废话,耗了这么多法力,不调养才怪!

“嗯,法师真神人也!”方腊道。

众人也说道,“法师真神人也。”

方天定道,“父王,不如我等一鼓作气,杀进宋军大营如何?!”

“不可不可”杜壆道,“宋军虽连连受挫,但精锐尚在,士气也不弱,还不到时候。”

“不错,今日观之,那宋军中实有不少猛将,绝非目前力取可行,还当继续消耗他们!”石宝道。

“嗯!两位将军所言甚是!天定!不必着急,收拾他们是早晚的事!哈哈哈”方腊笑到。

“父亲,我等还是不要与朝廷对抗了!迟早是要吃大亏的啊父亲!”金芝苦劝道。

“女孩子家!懂什么!”方腊赤眼圆瞪,吓得金芝侧目难视。

酒宴继续欢畅。

而老臣方垕、金芝公主一言不发,坐在那里。

……

却说逍遥允大军自连续被包道乙妖法所阻,难以进兵,又被动挨打,心中十分憋闷。

这夜,逍遥允召开全军将士大会。

“兄弟们!逍遥对不住大家!害大伙遭受如此劫难!吃不好,睡不暖!请大伙再坚持一下!我已经向我师父禀报,不久自会见分晓!”

我哪有师父,禀报个毛线啊,给大伙打气而已,我自己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干等着贼军有变。

“丞相!”有兵士喊到,“只要跟着您,我等死都不怕,还怕这个?!只是不能痛快杀敌!心中憋屈!”

“是啊丞相,您一定要保重!可别操劳坏了身子!再苦再难无所谓,我们不能没有你!”众人喊到。

看看,多好的将士,我被感动的内牛满面!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请大伙吃加州牛肉面!

夜里,难得没有什么妖术作乱,逍遥允让大伙都去休息,一个人在中军大帐中来回踱步,思考对策。

暗杀?强攻?撤退?求援?诈降?……仿佛这些方法都不可取,都没什么把握和胜算。

唉……我堂堂大宋十万人马,又有这些许猛将,一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可谁知功败垂成,马上就要解放南方了,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江宁府、一个微不足道的妖将阻挡至斯!以后该怎么面对其他邪恶和困难?!还怎么匡扶大宋?!

想到这里,我长叹一口气,心中惆怅不已。

......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