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言情
  3. 缠爱娇妻:顾总,别闹
  4. 第7章 大尾巴狼一只

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缠爱娇妻:顾总,别闹》

第7章 大尾巴狼一只

第7章 大尾巴狼一只

“请进”校长大大亲自去开了门,满满的绅士风度。

原来是陆海岚,陆家人果然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顾北却有些不耐烦地火气又升了三分,鄙夷地看了看面前的茶壶,自顾自的舞弄着精致的茶碗。

“顾先生,这个小姑娘是一会儿剪彩时将要代表全校师生给您鲜花的女学生——陆海岚。”校长大大有意无意地为两人介绍着。

陆海岚得意十分地接话“校长,我和顾北哥哥是认识的。”

顾北放下手中的茶碗,不想让陆海岚过于丢脸,站起身上前接到,“我和陆家生意上多次合作,也算相识。”

说完,眼睛越过二人投向安静的像通往停尸间一样的走廊。

死丫头,人家一个病入膏肓的都到了,她怎么还没来。

难不成是被教室里那个野男人勾住了?

顾北越想越气,抬腿就要迈出房间,好在气喘吁吁的陆海棠及时出现。

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隔着清透的底妆一览无余,精巧的双唇不点自红,胸前四两微颤微颤甚是扎眼,一双恨天高的鞋铛铛铛敲碎了整栋楼的宁静。

陆海岚好奇地也走出房间看向走廊,看见匆忙赶来的人不以为意,这丫头到这来干嘛,学生穿那么高的鞋真风骚。

然而在某人眼里,不远处踏破风尘带来喧嚣的女人仿佛有种魔力,这个打碎了千年古董花瓶的女人……

应该就是古董里囚禁了生生世世的妖孽吧。

校长那只老狐狸伫立再二人身后,不动声响,静观其变。

顾北自以为尊地转身回了房间,心情大好地一遍一遍用刚刚烧好的水过着茶叶,然后一边双手给校长递上淳厚诱香的普洱,一边开口说道“一间图书馆不算什么,学校风气才是至关重要的,倘若学校上上下下不论老师学生都只顾着谈恋爱打游戏,我与校长先生的心思不就都白费了吗?”

校长大大恭敬拘礼地接过顾北反客为主的茶,附和道,“顾先生说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心思过于活跃,但是沉下心来学习的也大有人在,尤其是拿了父母钱来读书心思纯净孝顺的孩子,先生的一片好心与善举一定物有所值。”

陆海棠在一旁听得想笑,这年过半百的人,应该是没读过几年书,他想上学那会儿应该正是文革时期吧,贵为一校之长,随口说出的成语竟这般别扭。

再说您这好歹也是“重点大学”好吗,国家一定是给足了经费的,看来这老头子无非是想在退休之前多捞几笔。

陆海棠不屑地笑了笑,倚在门边,全然没有注意到顾北话里对她方才行为的暗讽。

陆海岚上前,娇声道,“顾北哥哥,不如这所图书馆就取名为‘海兰之家’吧,瀚海兰州有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寓意,你看怎么样?”

她这一张口连校长大大也愣了愣,莫不是这突如其来的捐赠是顾大老板用来讨好小女生的?于是端着茶杯默默等着顾北回应。

而我们的顾先生却将目光投向守在门边的陆海棠。

陆海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中感叹,“又是一个附庸风雅的人。”暗暗喘匀了气,开口道,“如果叫了海澜之家,学生们岂不是一年只需逛两次就够了?那还能毕业吗?”

说完依旧倚在门边,将全身的体重卸在门框上,放松自己的两只脚。

校长大大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很佩服陆海棠对广告词的‘嫁接’。

然而老狐狸并不清楚三人的关系,饶是不敢随意开口。

顾北在一旁闷笑,全然将主场交给了气焰十足的女人,许久才说道“校长,海岚身体虚弱,献花这事就交给海棠吧,陆海棠。”

然而校长大大并不知道这个海棠是什么鬼,毕竟私生女的身份没什么好招摇的,而且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赶紧把‘大佛’送走才是真的。

话不多说,陆海岚美滋滋地自以为意,感动非常地围观了剪彩典礼。

顾北好笑地接过了陆海棠献上的花,之前的醋意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仪式结束,一众校领导班子准备欢送金主,却也客套着说“顾先生,我们几个老骨头在翠阁订了酒菜……”

顾北立刻识趣地答道“我还要赶回公司工作,不比几位前辈能享清福啊。”

说完,校长大大一干人等护送顾北上了车,伫立几秒,直到看不见车尾灯闪烁就齐齐离开了。

陆海岚却是还一脸感动的沉浸在方才顾北那句“海岚身体虚弱”中,陆海棠不忍心看她自作多情情深不寿,好心提醒一句“长得丑就不要想得美了!”

陆海棠听了这话刚要发作,那女人却早已踏着正步没入人群中了。

甩着包包,踏着高跟鞋悠扬地走在学校林荫路上,享受着象牙塔里无言的安逸,不知前路该去向哪里,想到自己无家可归,忍不住仰望着天叹了口气。

与其回那个要把自己这个私生女嫁给秃顶老头的陆家,还不如去找那个因为她打碎了一个千年古董花瓶而让她肉偿的顾北。

一夜狂欢后,倒也能睡得安稳,这种意义的等价交换是自己目前唯一心安理得的归宿了,可悲的味道怎么那么浓?

陆海棠神兽摸了摸颈上的小浣熊项坠,回想着十几年前孤儿院里相依相赖的小男孩稚气而坚定的承诺“带着它……保护你……找到你”

随即欢快地向后一甩,原来自己还没有被全世界抛弃。

无奈项坠转到了背后,一条精美的铂金链子勒紧了喉咙。

突然一辆骚粉色的玛莎拉蒂横冲上林荫道,霸气地碾压道牙子。

“据我所知,原厂并没有推出如此别具一格的粉色款啊,一定是你自己喷上去的。”陆海棠不惊不喜,面无表情地上了车子。

顾北却恬不知耻地说,“与喷比起来我更喜欢……你懂得。”

随即一抹可疑的弧度在男人嘴角勾起,跑车四合,原本坦然张扬的敞篷消失不见,引得路边骚动的人群嫉恨的遐想。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