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军事
  3. 九州凤翔记
  4. 第十六章 武学五境

九州凤翔记全章节免费阅读,九州凤翔记全文阅读

第十六章 武学五境

第十六章 武学五境

月光清冷,秋风萧瑟,多少离人在这秋夜里黯然神伤。朱垂文独自一人站在茅屋外面,默默地看着月亮,眼神忧郁而悲凉。他可以从林三斗的话里感受到父亲当时的无奈与凄苦,更能从中体会到父亲和那五千多名凤翔军将士的赤胆忠心。

“即便如此,您仍让我报效大越么。”

他想起了母亲临别时对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这么多年来寒窗苦读,为的就是一朝中举得以光复门楣,可没想到父亲的死因竟如此的悲壮而又满含冤屈。既然自己这么多年的志愿已经落空,那他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朱小子,想啥呢?”

一件袍子从天而降直接盖在了朱垂文的头上,公叔长风正靠在门框上看着他那窘迫的样子一脸傻笑。

这几天朱垂文也已经习惯了身边的这个莽夫,治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将那件袍子披在了身上,面带微笑道:

“想起了一些往事,不知道这下一步该走那条路了。”

“你们读书人啊,脑子里就是太多的弯弯绕。要我说,也别管他那条路,能走的不就行了。”

公叔长风挖了挖耳朵不耐烦的说道。

朱垂文听完他的话后,心境似乎都开始变得通明了起来

“呵呵呵,倒是我有些想多了。”

然后,他话锋一转,那双好看的眸子眯了起来笑着道:

“那你们武夫呢,斗大字不识一个,天天卖弄一股子傻力气,还不是最后要被我们读书人使唤。”

“今天你小子胆肥了啊,还敢还嘴。”

公叔长风对朱垂文的反应有些奇怪,但心中也很是欣慰,一是眼前的这个小子终于从之前的那种悲伤状态中解脱出来,二是自己在他的心中也已经被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公叔大哥,你的功夫这么厉害,在这九国里是不是都能称得上无敌二字啊?”

朱垂文问道。

一向自傲的他这时却罕见的叹了口气:

“无敌?怎么可能无敌。九州这么大,又活着多少奇人异士。我只是一个初窥武学奥秘的融意境莽夫罢了。”

“融意境?那是什么?”

“怎么,见识广博的朱大才子连武学五境都知道?”

“你可别取笑我了,公叔大哥,这武学五境到底是什么?”

公叔长风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手折了根小树枝在地上边写边画道:

“武学境界是当今武学圣地秦国的十二剑宫的创始人从一位剑仙处听来的,分别是易筋,锻骨,融意,化神,通玄。这易筋是学习武学的基础,就像是大树的根基。主要指外家功夫和体魄的锻炼;锻骨,则是树的主干。在易筋之后,体魄初成的武者一般就开始练习内力,引内气锻造骨骼进一步加强体魄;融意,则是树成之后散开的枝叶。在锻骨之后体魄已经坚实,开始以修炼内力为主塑造自己的武学真意,也就是势。”

他扔掉了手中的树枝,拍了拍手上的灰,走回到茅屋中。而朱垂文还在原地蹲着仔细观察着公叔长风的那些鬼画符。

“唉,武学之道竟然如此深奥,我想练成个天下无敌估计是不可能了。”

朱垂文在原地自言自语道。

突然朱垂文感到身边吹起一阵强风,紧接着公叔长风手握破城巨剑从茅屋中飞出,他越过了朱垂文的头顶落在了他不远处的大片空地上。公叔长风开始随风舞剑,剑势借风势涛涛不绝,只一剑那满地的落叶和枯草便聚集在他的身旁,又一剑那些枯草落叶便纷纷散落。他的剑在这一刻就像是化身为萧索的秋风,这涛涛不绝的剑势就像能杀灭天地间一切的生灵。

公叔长风此时仗剑高歌:

“烈烈秋风起,长铗伴我游”

不见北归雁,但闻寒鸦号

袍泽皆战死,国破家已消

南疆冬未至,秋霜杀百草

歌声歇,剑舞停,周围树木应声而断。公叔长风喘着粗气大汗淋漓,他双手发抖地握着破城似乎很辛苦的样子。

“这就是融意所成的势,我的势就是这萧索的秋风,但融意境的势并不完整,我的内气还不能支持势的长久发出。”

说完,公叔长风瘫坐在地上,似乎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朱垂文呆呆地在那儿站着,好像还沉浸在公叔长风刚刚的那种剑意中不能自拔。

“秋霜杀百草,秋霜杀百草。。。。。。”

朱垂文疯魔一般地在口中喃喃念道。

皇宫的御书房内,易言正和越帝勾陈秉烛夜谈,年轻的宦官扬采则在一旁静静地侍候着。

“陛下,我们不能再让魏铁鹰这么壮大下去了。现在他在不断地试探您的底线,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恐怕。。。。。。”

“易太宰之言,朕也明白,但魏铁鹰是在文仲太师的庇佑之下才开始崛起。虽然文太师现在基本上不问政事,可朕依然记得先皇殡天前所告诫朕的话。”

他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不急不缓地继续说道:

“先皇让朕绝对不能忤逆文太师的意思,只要安心做他的提线木偶即可。朕现在即使能够除掉魏铁鹰,但恐怕会触怒到文太师啊。”

“唉。”

易言幽幽一叹,转而说道:

“至少这一次的绞杀我们不能再依靠昊鹰卫了,要不然他会更加有恃无恐的挑战皇室的脸面。”

“易太宰,你明早拿着朕的这块令牌直接调动朕的羽翎军吧。将他们悄悄地分布在出城的各个必经路口上,等他们出城三百里后就地击杀。”

“是。”

易言接过令牌后告辞离去。

“扬采,你知道当时朕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吗?”

扬采仍是低着头,很是恭敬的说道:

“小的不知。”

勾陈双手负于脑后靠在御书房里唯一一张凳子上,很是愉快的微笑道:

“朕第一次见你时,正值天姥山之乱结束。你的相貌虽然和朕的那位伴读朋友,也就是叛军将领朱骧的长子朱扬采不太相像,但朕却在看见你时立马就想到了他。”

扬采的头垂的很低,根本就看不见他的表情,他声音颤抖地说道:

“奴才可不配作陛下的朋友。”

勾陈走到扬采的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

“你已经是朕的朋友了,而且是朕唯一的朋友。”

他的笑容就像六月的荷风,在这个萧索的秋夜里静静地吹拂着。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